會員登入 LOGIN

歷史文章

最近一週 上月 2016
標題 單元 作者 刊登日期
品嚐氣味,直面靈魂《四氣五味》 投稿評論 高若想 2017 年 10 月 31 日
夢想的歌舞線上《企鵝莎莎狂想曲》 投稿評論 鄧淑華 2017 年 10 月 30 日
如鏡反映而無語 《請聽我說20》 投稿評論 陳元棠 2017 年 10 月 30 日
創新思維,打破框架《豬探長的秘密檔案4 — 豬探長之死》 投稿評論 練雯琳 2017 年 10 月 28 日
國樂高手齊聚一堂《風雲際會》 投稿評論 蔡佩娟 2017 年 10 月 28 日
該跟誰要,誰又給得起?《給我一個活下去的理由》 投稿評論 唐瑄 2017 年 10 月 27 日
劇場中的「現在」與創作的愛情《仲夏夜之一切如戲》 投稿評論 陳元棠 2017 年 10 月 27 日
聲音,空間,時間《靜/止》 當週評論 吳政翰 2017 年 10 月 26 日
匠人們的木訥與溫柔《仲夏夜之一切如戲》 當週評論 郝妮爾 2017 年 10 月 26 日
灰色聆聽者《白色說書人》 當週評論 吳岳霖 2017 年 10 月 26 日
期盼更精緻的阿卡貝拉《Gala Concert 遇見國際人聲樂團》 當週評論 劉馬利 2017 年 10 月 26 日
舞蹈述說電影視界《孵夢劇場Ⅲ —萬有影力》 投稿評論 賴怡瑄 2017 年 10 月 26 日
講座紀錄:脫美入歐?抑或南進?——當代舞蹈國際交流的選擇題(上) 本月注視 評論台編輯 2017 年 10 月 25 日
變奏的當代感情觀《曼波搖滾》 投稿評論 吳佳茵 2017 年 10 月 25 日
日常的身體探索與觀看《同謀再現》 投稿評論 李明潔 2017 年 10 月 24 日
邊界與中心的弔詭存在《時代與歌:亞洲異議歌謠之夜》 當週評論 馮祥瑀 2017 年 10 月 23 日
遊戲中的女性自我覺察《好久沒聚一劇》 投稿評論 蘇恆毅 2017 年 10 月 23 日
衝突與美感並陳《曼波搖滾》 當週評論 戴君安 2017 年 10 月 23 日
愛如現實般荒謬《請聽我說40》 投稿評論 蔡家偉 2017 年 10 月 23 日
品嚐城市過往的嘆息《貴美的餐桌》 當週評論 黃馨儀 2017 年 10 月 19 日
這群人的狂歡《生之慶》 當週評論 吳岳霖 2017 年 10 月 19 日
攀登合唱的聖母峰《當大師遇見大師》 當週評論 劉馬利 2017 年 10 月 19 日
從 “I am how I am” 到 “We are how we are” 《輿圖工作坊》觀察筆記 投稿評論 廖于 2017 年 10 月 19 日
大寓言時代《白色說書人》 當週評論 林立雄 2017 年 10 月 18 日
期盼更多來自莫爾島河的感動《捷克愛樂管弦樂團》 當週評論 劉馬利 2017 年 10 月 18 日
差一步就跨越「神秘鴻溝」: 只能華麗轉身,無法跨越鴻溝的《女武神》 當週評論 王寶祥 2017 年 10 月 18 日
跨國指環再現丰采《女武神》 當週評論 武文堯 2017 年 10 月 18 日
以舞織夢,探掘夢境裡的真實《捕夢》 投稿評論 徐承郁 2017 年 10 月 18 日
與你接觸《同謀再現》 當週評論 張懿文 2017 年 10 月 17 日
過渡中介之囈境《捕夢》 當週評論 張懿文 2017 年 10 月 17 日
如何改變偽善的臺灣夢? 《我有一個夢》 投稿評論 簡韋樵 2017 年 10 月 16 日
看見芭蕾的多元面向《芭蕾景緻》 投稿評論 吳佩怡 2017 年 10 月 16 日
遺民與移民的血與骨《移人.來去》 當週評論 吳思鋒 2017 年 10 月 16 日
寧靜悠遠的聲響夢境《狂起》 當週評論 陳惠湄 2017 年 10 月 16 日
寶島之音《洄瀾之聲—寶島辦桌》 投稿評論 羅瑄 2017 年 10 月 13 日
來自八十八鍵的幻想《路易沙達2017鋼琴獨奏會》 當週評論 劉馬利 2017 年 10 月 12 日
來自記憶深處的呼喊與回聲《記憶的種籽》 投稿評論 陳元棠 2017 年 10 月 12 日
表演以「外」《生之慶》 投稿評論 謝鎮逸 2017 年 10 月 12 日
當劇場開始思考《前進吧!方舟》 當週評論 王威智 2017 年 10 月 11 日
是戲還是人生?《莊子兵法》 投稿評論 蔡佩娟 2017 年 10 月 11 日
地獄即徒勞《肉身撒野》 當週評論 樊香君 2017 年 10 月 11 日
秋水共長天一色《純粹西貝流士》 當週評論 劉馬利 2017 年 10 月 10 日
這類兒童劇場的問題是,忘記這是劇場《大野狼拯救小紅帽》 當週評論 謝鴻文 2017 年 10 月 10 日
台灣之聲《遶境共聲》 投稿評論 吳佳茵 2017 年 10 月 06 日
戲曲鑼鼓解構與蛻變《狂起》 投稿評論 梁瓊文 2017 年 10 月 06 日
藝術如何立國:從《三姊妹》到《台北筆記》,談平田織佐的社會實踐 多焦舞台 郝妮爾 2017 年 10 月 05 日
致剛剛消逝的,未來《Salute》 投稿評論 梁羽淳 2017 年 10 月 05 日
現代性幽靈時間《櫻桃園2047》 當週評論 汪俊彥 2017 年 10 月 03 日
音樂劇場的實驗《遶境共聲》 當週評論 劉馬利 2017 年 10 月 03 日
我們都是那隻狐狸《拳難・拳難》 當週評論 吳岳霖 2017 年 10 月 02 日
舉重若輕,人生日課《Salute》 投稿評論 沈如瑩 2017 年 10 月 02 日
在真實與謊言間漫走《叛徒馬密可能的回憶錄》 當週評論 王威智 2017 年 10 月 02 日
肢體語彙的俐落演繹《Persona》 當週評論 戴君安 2017 年 10 月 02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