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LOGIN

歷史文章

最近一週 上月 2017
標題 單元 作者 刊登日期
可能是夫人的口水,可能是美杜莎的笑《薩德侯爵夫人》 當週評論 王昱程 2017 年 12 月 31 日
一個奇特的聲響世界《即興集樂聚 II 日本實驗音樂家內橋和久》 當週評論 陳惠湄 2017 年 12 月 30 日
默劇小丑的喜劇實驗《他媽的菜騎鴨》 投稿評論 蔡明璇 2017 年 12 月 30 日
回歸對人的理解《LAB參號-不知為何物》 當週評論 王昱程 2017 年 12 月 30 日
邊緣即疾病,甬道的兩極:從個人到社會《遙遠的東方有一群鬼》 當週評論 張敦智 2017 年 12 月 30 日
還在路上的《吉卜拉》 當週評論 王昱程 2017 年 12 月 30 日
始於空白,終於空白《關於島嶼》 投稿評論 李孟婷 2017 年 12 月 29 日
舞蹈的地誌書寫《關於島嶼》 當週評論 王昱程 2017 年 12 月 28 日
縱身凝視與回望《關於島嶼》 當週評論 石志如 2017 年 12 月 28 日
跨國勞動者的眾生相《窮人的呼聲 Cry of the Poor》 投稿評論 徐耀璇 2017 年 12 月 28 日
平原上的倫理責任《關於島嶼》 投稿評論 余祐瑋 2017 年 12 月 28 日
通俗的成全《羅生門》 當週評論 王昱程 2017 年 12 月 27 日
原初的乍現與失效《噶哈巫!斷語?》 當週評論 樊香君 2017 年 12 月 27 日
以史為鑒,面向未來《關於島嶼》 投稿評論 游芷玥 2017 年 12 月 27 日
微空間的陰霾《深淵Abyss》 投稿評論 白心彤 2017 年 12 月 27 日
回到動覺同理《黃翊與庫卡—2017特別版》 當週評論 王昱程 2017 年 12 月 26 日
他們,我們——當新住民/移工成為台灣舞台上的角色/演員 多焦舞台 陳韻文 2017 年 12 月 26 日
訊息與身體拉鋸《鏽塔》 當週評論 戴君安 2017 年 12 月 26 日
新種故事,想像台灣《整人王—新編邱罔舍》 投稿評論 陳建成 2017 年 12 月 25 日
地底的天堂《Daylight》 投稿評論 羅家偉 2017 年 12 月 25 日
與古典交融的台灣原聲《唱遊四季》 當週評論 武文堯 2017 年 12 月 22 日
踩著複調的腳步《久酒之香》 當週評論 王昱程 2017 年 12 月 22 日
提琴獨白《魏靖儀.全本易沙意無伴奏小提琴奏鳴曲》 當週評論 劉馬利 2017 年 12 月 22 日
古來時常吃人,我也還記得《遙遠的東方有一群鬼》 投稿評論 涂東寧 2017 年 12 月 22 日
視覺即身體,一起醒著作夢《沙中房間》 投稿評論 唐瑄 2017 年 12 月 22 日
講座紀錄:一座城市,多重觀看(下) 本月注視 評論台編輯 2017 年 12 月 22 日
在新的一天到來前──詩意隱含的苦痛與殘酷《鷹與潛鳥》 當週評論 黃馨儀 2017 年 12 月 20 日
空轉的狂歡《人類派對》 當週評論 張敦智 2017 年 12 月 19 日
鐵牢籠中的存在《打南無_漫遊者》 當週評論 徐瑋瑩 2017 年 12 月 19 日
文字與意義的內爆《關於島嶼》 當週評論 張懿文 2017 年 12 月 19 日
生死之間《遊戲之後》 投稿評論 吳佳茵 2017 年 12 月 19 日
時光封緘抽屜,擬像封存夢境《抽屜三》 投稿評論 陳祈知 2017 年 12 月 19 日
以愛為名的權力部署《遙遠的東方有一群鬼》 當週評論 葉根泉 2017 年 12 月 19 日
薛西弗斯的時間劇場──星際生產線與疲勞創作《鷹與潛鳥》 當週評論 楊禮榕 2017 年 12 月 18 日
創意勞動生死疲勞《鷹與潛鳥》 當週評論 小西 2017 年 12 月 18 日
愛不持久《熱炒99》 投稿評論 方姿懿 2017 年 12 月 18 日
願妳能夠找到回家的路《微塵・望鄉》 當週評論 郝妮爾 2017 年 12 月 18 日
亮麗轉型再出發《大井頭・赤崁記》 當週評論 戴君安 2017 年 12 月 18 日
化身「陳三五娘」群的《行過洛津》 投稿評論 劉祐誠 2017 年 12 月 16 日
好遙遠的《抽屜三》 當週評論 王昱程 2017 年 12 月 16 日
音樂、聲響、說唸的同/童唱《彼得與狼在好萊塢》 當週評論 吳政翰 2017 年 12 月 14 日
與世界接軌的「小」製作《彼得與狼在好萊塢》 當週評論 武文堯 2017 年 12 月 14 日
清爽無負擔《弄巧成矬》 投稿評論 陳信祥 2017 年 12 月 13 日
戲/曲該何以敘事?又何以對話?《行過洛津》 當週評論 林立雄 2017 年 12 月 13 日
一個偶像和一個劇場可以做到的事《生而為粉我很抱歉》 投稿評論 莊鈞智 2017 年 12 月 13 日
中國愛樂的激情與自信《余隆與中國愛樂樂團》 當週評論 武文堯 2017 年 12 月 13 日
一隻蚊子停在耳朵上《一零》 投稿評論 唐瑄 2017 年 12 月 12 日
褪盡繁華的詩文山林,銘刻肉身的集體記憶《關於島嶼》 投稿評論 陳祈知 2017 年 12 月 12 日
田野與再現的鴻溝《噶哈巫!斷語?》 當週評論 王威智 2017 年 12 月 12 日
直白與裸的誘惑《恥的子彈》 當週評論 劉純良 2017 年 12 月 11 日
講座紀錄:一座城市,多重觀看(上) 本月注視 評論台編輯 2017 年 12 月 11 日
相遇在語言的縫隙間《吉卜拉》 投稿評論 賴思伃 2017 年 12 月 11 日
冒險與遊戲《Plan B》 投稿評論 劉家瑜 2017 年 12 月 11 日
用盡力氣在一起《插銷》 當週評論 王昱程 2017 年 12 月 08 日
通俗情節與商業操作《寂寞瑪奇朵(歡唱場)》 當週評論 林立雄 2017 年 12 月 08 日
調動慣性,面向日常景觀《重考時光》 投稿評論 林芷筠 2017 年 12 月 08 日
台日交融的《TRANS 恍惚》 投稿評論 楊欣芳 2017 年 12 月 08 日
彩蝶旋飛舞新聲《新梁祝》 投稿評論 黃佳文 2017 年 12 月 06 日
「與」之為安那其《安娜與齊的故事》 投稿評論 陳建成 2017 年 12 月 06 日
對稱空間的必要性《琵琶行》 投稿評論 陳敬昕 2017 年 12 月 05 日
我們創作了一個更好的世界了嗎?《扭扭─聽說那邊的城市是被扭出來的》、《神諭的午後》 投稿評論 張敏秀 2017 年 12 月 05 日
帶孩子融入難民與動物正義的社會議題《天堂動物園》 當週評論 謝鴻文 2017 年 12 月 05 日
笑容的特寫《70種笑》 當週評論 王昱程 2017 年 12 月 05 日
家的想像方式,與歸去的必然《水中之屋》 當週評論 張敦智 2017 年 12 月 04 日
悠遊於形體之外的自由《Spur/溯形》 當週評論 石志如 2017 年 12 月 04 日
如果有來生,要做一棵樹嗎?《還陽記》 當週評論 吳岳霖 2017 年 12 月 04 日
消融於虛構的移工議題《吉卜拉》 投稿評論 簡韋樵 2017 年 12 月 04 日
身體的獨白與對話《話語靜止時》 投稿評論 丁逸珣 2017 年 12 月 04 日
崩壞的傾聽時分《話語靜止時》 投稿評論 萬彥伶 2017 年 12 月 02 日
非關童話《美女與野獸》 投稿評論 黃寶裕 2017 年 12 月 02 日
喧鬧的符號《話語靜止時》 投稿評論 陳旻禧 2017 年 12 月 01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