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LOGIN

歷史文章

最近一週 上月 2017
標題 單元 作者 刊登日期
收心藏情洗淚容,舉杯敬飲影成空《解穢酒》 當週評論 陳祈知 2018 年 09 月 28 日
《相聲啟示錄》自由土地的相聲家 投稿評論 梁陳安 2018 年 09 月 27 日
有梗娛樂《超即興誘惑再誘惑》 當週評論 羅倩 2018 年 09 月 27 日
就這樣曝光–體感舞蹈《新女性生理使用會》與《少女須知》 當週評論 羅倩 2018 年 09 月 27 日
那年夏天,我們追上夜的速度《聽!宜夏》 投稿評論 蔡佩娟 2018 年 09 月 25 日
旅程的起點或半途《奧列的奇幻旅程》 當週評論 吳岳霖 2018 年 09 月 25 日
如何社區?怎樣劇場?《咱溝仔尾ㄟ》 當週評論 黃馨儀 2018 年 09 月 25 日
不只是告別…敬妳《解穢酒》 當週評論 石志如 2018 年 09 月 22 日
青春扮武松、快打佈旋風《武松打店》 投稿評論 楊敬明 2018 年 09 月 22 日
今生來世 以物繫情《繡襦夢》 投稿評論 趙心如 2018 年 09 月 22 日
化相成像之間,猶待故事《畫皮》 當週評論 紀慧玲 2018 年 09 月 21 日
講座紀錄:演藝團隊扶植計畫26年回顧初步觀察(下) 本月注視 編輯室 2018 年 09 月 21 日
講座紀錄:演藝團隊扶植計畫26年回顧初步觀察(上) 本月注視 編輯室 2018 年 09 月 20 日
巧妙的創作概念作為保護傘?《歡聚今宵》 投稿評論 李文皓 2018 年 09 月 20 日
流水落花,小劇場去也?——談「見花開劇展」二部製作 投稿評論 簡韋樵 2018 年 09 月 20 日
關照老人生命的最後時光《奶奶與他的精靈》 當週評論 謝鴻文 2018 年 09 月 20 日
《發角Huat Kak》,給高中生的一份人生大禮 投稿評論 林錫昭 2018 年 09 月 18 日
懷舊卡通式劇場,青春登台《船到橋頭自然捲》 當週評論 郝妮爾 2018 年 09 月 18 日
喇叭也來唱跳《國王的人馬》 當週評論 陳彥儒 2018 年 09 月 18 日
必也「音樂劇」乎?:以樂說劇的轉化與消失《王世子失蹤事件》 當週評論 吳政翰 2018 年 09 月 18 日
力求完美,瑜瑕難掩-國立臺灣交響樂團開季音樂會《西城故事》 當週評論 武文堯 2018 年 09 月 18 日
飛越第五面牆吧!《迷途羔羊》、《緊急出口》 當週評論 紀慧玲 2018 年 09 月 15 日
有情亦無情《繡襦夢》 投稿評論 陳麗君 2018 年 09 月 15 日
《俄不愛你不愛俄愛他》:一齣幸福閃耀的悲劇 投稿評論 楊婉儀 2018 年 09 月 15 日
需要被照顧,存在是脆弱《我是一個正常人》 當週評論 吳思鋒 2018 年 09 月 15 日
誰是說故事的人—跨越邊界的《鏡花轉》 當週評論 鍾喬 2018 年 09 月 14 日
失智的樣態《小兒子》 當週評論 杜秀娟 2018 年 09 月 14 日
假標題?以《山高流水之空中》開展對「參與式演出」的反思 投稿評論 洪姿宇 2018 年 09 月 14 日
海德薇格的假髮情結《搖滾芭比》 多焦舞台 陳祈知 2018 年 09 月 14 日
莫忘初衷的愛樂者們《絲竹樂宴》 投稿評論 蔡佩娟 2018 年 09 月 14 日
以音樂借鏡人生:《女人‧與她們的悲歡離合》 投稿評論 蔡佩娟 2018 年 09 月 13 日
《身體計畫》只是身體,非關性別 投稿評論 何孟娟 2018 年 09 月 13 日
形式的可能意義–再論《山高流水之空中》及其評論 當週評論 林立雄 2018 年 09 月 13 日
喧鬧過後留下的荒蕪《作為人類,在任何地方》 當週評論 郝妮爾 2018 年 09 月 13 日
從「非常」到「自身如常」《我是一個正常人》 當週評論 黃馨儀 2018 年 09 月 13 日
走遠是為了趨近人類境況《作為人類,在任何地方》 當週評論 黃馨儀 2018 年 09 月 11 日
場內場外–舞台上三個通往現實世界的缺口《全國最多賓士車的小鎮住著三姐妹(和她們的Brother)》 當週評論 羅倩 2018 年 09 月 11 日
「佔領」動作的虛實操演──談2018臺北藝術節中山堂光復廳的三部國內製作 多焦舞台 吳岳霖 2018 年 09 月 08 日
雕琢出生命的質樸《鏡花轉》 當週評論 郝妮爾 2018 年 09 月 07 日
傳統現代兩相宜《千里之行音樂會》 當週評論 陳姵霖 2018 年 09 月 06 日
微觀之鏡,剎那之花,將轉未轉的視界《鏡花轉》 投稿評論 譚凱聰 2018 年 09 月 06 日
收束在身體的論述《身體計畫》 當週評論 劉純良 2018 年 09 月 05 日
你要熱咖啡?冰咖啡?還是溫咖啡?《外公的咖啡時光》 當週評論 杜秀娟 2018 年 09 月 05 日
重構的記憶《白話》 投稿評論 陳麗君 2018 年 09 月 04 日
用音樂譜寫自己的青春《天山戀歌》 投稿評論 蔡佩娟 2018 年 09 月 04 日
無畏地歌詠土地《福爾摩沙・咱的歌》 當週評論 陳彥儒 2018 年 09 月 03 日
傳統與現代的拉扯衝突《明星節度使》 當週評論 謝鴻文 2018 年 09 月 03 日
我動故我在《歡聚今宵》 當週評論 吳政翰 2018 年 09 月 03 日
劇場,革命與對話–探查「被壓迫者劇場」 多焦舞台 鍾喬 2018 年 09 月 03 日
悲傷是真實的,夢也是《光年紀事:台北-哥本哈根》 投稿評論 謝思盈 2018 年 09 月 01 日
理想的缺乏,餘下的瑣碎 《全國最多賓士車的小鎮住著三姊妹(和他們的Brother)》 投稿評論 范姜泰基 2018 年 09 月 01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