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弗洛茲劇團
時間:2014/04/20 14:30
地點:高雄市大東藝文中心

文 俞秀青 (特約評論人、樹德科技大學表演藝術系助理教授、人體舞蹈劇場藝術總監)

來自德國的弗洛茲劇團 (Familie Flöz) 成立於1994年,由舒勒(Hajo Schuler)和米查羅斯基(Markus Michalowski)創立,是個形式獨特的表演團體,並且已啟發全世界多個劇團。根據弗洛茲劇團經理詹尼 (Gianni Bettucci) 表示,受到他們影響而創立類似面具默劇表演形式的團體便已多達5個,遍及西班牙、巴西、美國及德國。

《天堂大酒店》(Hotel Paradiso) 的劇情描述人來人往的老舊旅館,每扇門後都藏著秘密,在理念不合的姊、弟經營之下,發生一連串意外,且演變成暗黑懸疑事件,成為搞笑版之飯店夜驚魂,且劇情驚悚、笑料不斷。此劇是高雄春天藝術節首度以療癒黑色喜劇為題材的節目,而去年在臺北藝術節廣受大眾迴響的演出之一,來自西班牙庫倫卡劇團的《安德魯與多莉妮》,就是看到弗洛茲劇團的演出,才創立面偶默劇形式的劇團且成功的進軍國際。

《天堂大酒店》創作於2008 年,主要由四位表演者以肢體默劇的方式呈現,演員們頭戴面具,且不斷切換了二十多種角色,從頭至尾無一句對白。在形式上,此劇融合了默劇、小丑、雜耍、音樂、舞蹈和戲劇手法,每位演員們都有深厚的表演功力與技巧,隱匿在面具下可男可女、可老可少,不管是跳舞雜耍或身體情緒的細微動作,樣樣都精湛傳神。在此劇中,導演展現無數精密的細節,例如:為了製造聲音的距離感,劇團不直接使用劇院的後台音響,特別帶了自己的小音箱,播放左側舞台漸行漸遠的汽車或摩托車聲;以大量痱子粉製造出漫天煙霧迷漫的矇矓感;道具機關使用與燈光氛圍的配合;還有窗簾花布色澤與老歌選擇的文化時代考究與意義等,再再地令觀眾感受到創作者深入的全盤。

此類型的節目,在本質上是非常的平易近人,因面具提供明確的角色與個性,演員的情緒可以藉肢體動作放大,造成另一種誇張的情感表現,無論是衝突暴力或表現親情等,都充滿想像與舞台張力,加上連貫性的劇情,讓各年齡層的觀者皆淺顯易懂。唯一稍顯不合宜的是,觀眾席中有些小孩,但劇情有多處驚悚的謀殺,雖沒有直接目睹,但仍滿殘酷的(也許當代兒童對於電腦遊戲的視覺暴力已司空見慣)。在台灣,我們很少見到內容極為優質又令人省思的黑色幽默諷刺喜劇,特別不譁眾取竉與不特意搞笑的演出,且在舞台元素中處處充滿驚喜與巧思。弗洛茲劇團可以風靡國際並啟發諸多藝術工作者以同樣形式風格創團,可以想見其表演魅力。

看完這齣戲給筆者一個很大的省思,一個團員人數如此精簡的非商業性藝術團體可以營運長達二十多年,且同時有幾齣戲將整年的世界巡迴排得滿檔,所以每部戲可以有足夠的製作經費以確保品質,且不僅回收成本,並保障全團人員的生活與工作,真是值得台灣借鏡!《天堂大酒店》在演出超過三百多場的千錘百鍊之下,在燈光、服裝、肢體、表演、音樂、舞台及道具機關等,都已經精確細緻、去蕪存菁了,希望未來我們可以常常見到如此精湛的藝文節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