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綠光劇團
時間:2011/10/29 19:30
地點:台北市南海劇場

文字 鴻鴻

一個小說家為了蒐集素材,在家裡召開降靈會,意外引來了他嫉妒的亡妻,賴著不走,還跟小說家的現任妻子爭寵。這個60年前的英國鬧鬼喜劇,曾經在英美兩地的商業劇場相當熱門,至今仍不時回鍋重溫。綠光「世界劇場」系列立意將之「本土化」,雖有七位精彩的演員撐場,但仍難免水土不服,也更暴露出這個劇本從意識型態到寫作風格都嚴重過時的問題。

英式喜劇的情境設定往往毫無現實基礎。小說家只要擔心他的創作(其實看來也無須太擔心),妻子也不必出外工作,就可以衣食無憂還可以請女傭,隨時提包款款就可以去環遊世界。這種人物只會出現在三廳電影和肥皂影集當中。離譜的人物要得到觀眾認同,必須根源於他遭遇的處境,也是全劇花最大篇幅描繪的二女共事一夫的趣味與困境。這齣戲的主題事實上正是夫妻關係,藉著外力入侵(亡妻顯靈)而揭露的,充滿壓力的夫妻關係。

可惜的是,劇作家或者由於沙文意識、或者由於被喜劇路線自縛手腳,長達近三小時的劇幅當中,至少有兩小時是兩任妻子的勾心鬥角。由朱宏章和姚坤君飾演的小說家夫婦,從軟弱撒嬌到針鋒相對,表演得層次井然也趣味盎然,但亡妻一出現,就開始無止無休上演兩女爭寵的戲碼。劇作家眼中的女性何其膚淺可笑,坐享齊人之福的男性則永遠是無辜的受害者。表演雖然火花四射,但劇情已開始原地打轉,每個笑點都要消費好幾次;劇作家意不在言志,而在幫觀眾打發時間的心態,暴露無遺。三角關係固然是永恆的話題,但這齣戲裡的刻板意識毫無翻轉餘地,也讓裡面的三角關係彷彿上一世紀有錢有閒階級(尤其是男性)的自high戲碼。而被兩個女鬼追纏不休的結局,更是放肆幻想之後,警世意味濃厚的道德教訓,這正是西方保守意識下的中產娛樂特徵。

不食人間煙火的喜劇看似容易移植,其實不然。楊麗音飾演的靈媒「咪咪阿姨」身穿民族風味濃厚的花俏時裝,一頭勁爆華髮,一下通靈、一下起乩、一下熱舞,口吐濃重台灣國語,用語又時露機智鋒芒。比起原作刻畫的,英國滿街可見的風騷或迷糊老太太,這位台灣靈媒爆點越多,越不知此人什麼背景、什麼年歲、什麼教養?而亡妻更頭頂銀髮、身穿西式蕾絲長裙,又彷彿《簡愛》裡跑出來的人物。角色設定失焦的結果,也導致這齣戲更喪失現實基礎。「本土化」的目的當是要讓觀眾感到親切,但西方劇本的移植往往只見局部的本土化,卻反而讓整體可信度打了更多折扣。

喜劇是好的,借鏡國際當代劇本是好的,試圖製造跨文化的對話也是好的,嚴謹的選角和製作更值得讚佩。只是當一切建立在一顆危卵上的時候,恐怕觀眾也會覺得平衡得好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