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台南人劇團
時間:2014/05/03 19:30
地點:台北市水源劇場

文 劉崴瑒(政治大學中國文學系學生)

為了響應莎士比亞450周年冥誕,台南人劇團於今年重製《哈姆雷》。一個糾結著人倫困境、情感挫折、關乎生死的道德命題的巨大主題:年輕的丹麥王子面對父親意外的死、母親改嫁、以及貪婪權力的新任國王只有裝瘋才能求全;但同時面對愛人、愛人父親的質疑以及愛人哥哥的仇視,當命運在門前叩問,我們真的能夠只用”To be or not to be.”這樣的選擇題去回答嗎?

魏雋展飾演的哈姆雷,究竟是真瘋還是假瘋,一直是文本討論時會被聚焦的問題──父王的鬼魂是真是假?跟娥菲麗的爭執是真是假?對於復仇的決心以及相對的犧牲是真是假?在真瘋與假瘋之間的界線如此模糊,像是一種庇護同時也是一個充滿尖刺的武器,沒有人能夠從中全身而退。而魏所呈現出來的瘋狂近似乎真,也許是因為劇本剪裁後所呈現出來的樣貌,但是在拉扯之中,除了內心的轉折還有更多幅度的肢體運用,常常令人捏一把冷汗,但卻又為其表現而暗自叫好。柯勞迪相對於哈姆雷外放的瘋狂,則較多內心的暗湧,在一步步推進權力與黑暗的中心的過程中,林子恆則是在陰沉與沉穩裡找到了一個穩定的平衡。

謝盈萱的母后則是非常平穩的一個角色,充分地展現了一個母親對於孩子的親情與現實的碰撞。雖然在劇本刪減後,夾在兩個男人之間困境的處理變得比較薄弱而平面,但在有限的空間裡可以看見她自身的實力,支撐起應有的人物形體。娥菲麗的瘋相對於哈姆雷,則是更為直接與真實的。而李劭婕在表演上將前後兩者的反差相當立體地呈現出來,並藉由文本的割裂與拼湊來製造更大的行為與思考的解離感,這點上是非常成功的。林佳麒這次飾演的波隆尼則再一次讓觀眾感受到他對角色處理的精緻感,完全將嘮叨、話多而且愛賣弄知識的愚忠父權主義者表達得恰到好處,在極端的服從中透露荒謬的喜劇氛圍,讓他在層次上相對明顯而飽滿。

劉桓扮演的雷厄提則是一個略為生硬的角色,在劇情中與妹妹、父親的聯結性不夠,使得後來的悲傷、憤怒、復仇都顯得有點空泛地突出,是蠻可惜的一個部份。相較於被刪減許多戲份的何瑞修,竺定誼在挖墳工人這一個角色上與哈姆雷字字珠璣的交鋒,反而更鮮明許多,是成功的詮釋,但也略有失重的感覺。

在舞台設計上使用三個閃動的螢幕,一台用來窺視的錄影機器,在空間中可以重複呈現多重影像的現在與過去、動態影像與靜態切片,搭配著冰冷的鏡面反射的影像──這個空間裡,視覺的暴力超過聲音主宰著我們,刺激我們對於畫面的想像的可能性。而暗門的空間感以及舞台以外區域的運用,在真與假之間不斷變換與進出,創造出更多模糊地帶提供觀眾去質疑與發問。而藉由浴缸似乎在哈姆雷與娥菲麗的爭吵中隱喻了她的死亡,也另外在哈姆雷沐浴的過程中也令人反思究竟什麼是汙穢而又有什麼能夠不被沖刷?

這次的《哈姆雷》,在情節調整、舞臺調度以及角色詮釋上雖然某些部分略為失衡,但的確都有值得稱許的部分,可以見到台南人劇團一路以來所具有的實力,也會令人期待,他們之後持續推出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