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美國碧洛伯樂斯舞團
時間:2014/5/20 19:30
地點:國家戲劇院

文 郝妮爾(東華大學華文系創作組)

人該如何像影子一樣輕盈呢?《Shadowland》如是說──勇敢掉入你的夢中吧!

我是個非常著迷於光影世界的人,時常瞇起眼睛追尋光線迷離而錯綜的流動變化。小的時後,誰沒有玩過影子?誰沒有合起手來、藉由光線投影在牆上成為不同的圖型──蜘蛛、螃蟹、小狗……。《Shadowland》就像是個實現我童年夢想的神燈,願意珍惜年幼時期的天真爛漫,所有曾被認為孩子氣的想像頃刻成了舞台上的吉光片羽。讓我完全沒有辦法停止笑容。

故事劇情圍繞著一個孩子墜入她的夢中,開始了一連串魔幻的遭遇。無論是逃離一群食人族的追殺,被上帝之手化作一隻狗頭少女,墜入海中、墜入清晨、墜入一次真愛的旅程,舞者們單單憑藉身體的動作,將所有有形無形的的事物模仿的維妙維肖。他們的身體像是流水一樣溫柔、精緻的舞動,優雅地好像不必費一絲力氣那樣。每一回看見舞者的身體被高高托起,從指間到頭頂都隨著音樂節奏流動恍如成為氣體的一部分,我都忍不住再一次驚呼,差點忘了自己不是真的深陷夢中。

除了舞者動人目眩的身體表演之外,最讓我動容的一刻就是光的掌握。其中有一幕是,紫色的月光緩緩升上、慢慢墜落;而黎明的光,就像世界上所有可能的黎明那樣,自地平線劃出一道金黃的色彩,並且持續渲染開來,普照世界,穿透舞台上的主角、穿透演員就地而寢的影子、穿透我的眼睛。舞者身上無一處不覆滿這種金色的光輝。於此同時,我承認有一陣異樣的感動,恍如手一伸出去就能摸到光的溫度。在我早已麻木習以為長的生活當中,的確只有藝術能將這種感官召喚回來。

而不得不提的是,碧洛伯樂斯舞團真是太寵台灣的觀眾了!我想所有在謝幕時拍手叫好的觀眾,都沒有預想到能夠得到這一份大禮回饋:舞團竟採用五月天的〈入陣曲〉當作最後的Ending,融入各種台灣風情,如龍舟、中正紀念堂等幻影,讓全場氣氛幾近爆表,甚有人不甘就這樣結束,在燈亮散場之後仍然瘋狂喊著「安可」。

這場令人心醉的迷幻演出,真是讓人十足過癮。我還記得演出結束以後,舞者們臉上的笑容,讓即便坐在三樓的我也看得一清二楚。我不曉得這是否已然成為我對這整齣戲難以忘懷的原因。我竟然看不到舞者的疲倦,留在台上的全是快樂,好像能站上舞台持續的舞動就是人生中唯一重要的一件事。這樣的快樂徹底感染了我。讓我當晚想到戲中情節還能笑著入睡。是啊,跌入你的夢中吧!讓我們活得像張影子一樣輕盈,在現實生活中也能翩翩起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