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飛人集社
時間:2011/10/28 19:30,10/29 14:30
地點:台北市秦大琳私房菜、米倉咖啡、祕密髮廊、咖啡小自由、東家畫廊、學校咖啡

文字 謝東寧

儘管市面上有各種藝術節舉行,但是能真正捕捉到「節」概念的藝術節,卻不多。過「節」當然與平常循環生活不同,是一個跳脫重複的特別日子,所以藝術節也該跟平日展演活動不同,除了節目數量上的集合,內容、精神或方法上的別出心裁,更決定了一個藝術節成功與否。

由飛人集社舉辦的「2011超親密小戲節」,是一個小巧有趣、目標明確的藝術節。以物件演出為主、在台北分三個區舉行、每一場演出到該區三個地方、看三齣小戲、每個小戲只有20分鐘。於是每場演出的三組觀眾人馬,會在一個地方集合,然後由導覽員帶隊,一邊穿梭該區域並介紹地方風土特色,一邊擠在特別的餐廳、咖啡、理髮店、托兒所……看戲。

跟一般大劇場看戲不同,一種包括跟演出者(劇場)貼近、與其他觀眾成為一(觀光)團的「親密感」,而這份親密感,恰巧捕捉到「劇場」在今天,還可跟其他強勢媒體抗衡的,最大力量。

甚至每一團約二十名的觀眾,看戲的排列組合也不同。筆者在師大區首先看到的,是魏沁如單人演出的《微居使必得任務》。演出集中在一張小餐桌上,配合在切菜板上的影像,上演一個素食主義者,對於青菜水果的愛戀。演員以輕快有趣的默劇表演,賦與蔬果新生命,並堆疊出一個風和日麗蔬果小模型。唯一的小問題是跟蔬果搶鏡頭的演員表演,中性自然點可能會更好。

音樂家、舞台設計和燈光設計當演員的《暮》,找來一台破舊鋼琴,分解之後各個零件成為「物件偶」,並配合鋼琴的意象與鋼弦,演出一個詩意想像的聲音光影偶劇場。最後當王榆鈞只露出雙手,邊撫摸著琴弦邊演奏出音樂,充滿了創作者與(廢棄)物件的情感,令人印象深刻。

來自以色列的《斑馬》,運用精巧的手指偶,配合一旁的大提琴現場音樂,演員以生動細微的手指動作,與出人意外的想像力,鋪陳一個斑馬、大鳥與小孩的奇異相遇,無論演出效果或空間氛圍,都為本區行程畫下最高潮。

進入永康區首站,是來自英國的偶戲《豬舍也瘋狂》。演員頂著一座用布料圍成的戲臺,換景時自己轉動戲臺,所以連戲臺也是一個大偶。演出配合一旁音樂家的機械手搖風琴Hurdy-Gurdy演奏,是一個農夫和他養的小豬的故事,藉著種瓜之四季的流轉,展現農村生活的怡然與幽默。

由台原偶劇團戲偶與美術設計詹雨樹、林彥志共同演出的《盡頭》,以精美的舞台裝置與效果,述說一個瀕臨絕種象牙啄木鳥的故事。不過這個演出的表演風格著實怪異,演員身體無法進入物件之中,儘管所有美術裝置技巧相較其他團體,可說是豪華等級,但缺乏身體的演出,殊為可惜。

壓軸的真快樂掌中劇團,柯世宏出人意外的,跳脫傳統偶戲的模式,大膽脫下操偶師手上的偶,露出赤裸雙手,彷彿揭開秘密般,利用影像、雙手和布袋戲偶之重組解構、交叉辯證,上演一場舞台上/舞台下、虛構/真實、角色/演師並置的《基本功》。非常大膽與精彩,也為傳統偶戲,打開一條與當代劇場接軌的新道路,相當期待其繼續下來的作品發展。

藝術來自生活,在生活裡的小藝術,與我們最接近。《親密小戲節》帶我們重新觀看城市與日常生活物件,更打開我們的想像,讓我們暫時逃出朝九晚五的城市生活,來過一個真正的「藝術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