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費城管絃樂團
時間:2014/06/05 19:30
地點:國家音樂廳

文 林采韻(2014年度駐站評論人)

不敵金融風暴,費城管絃樂團2011年申請破產,成為當年全球交響樂團大事之一。這支曾經瀕臨危機的百年名團,如今浴火重生再訪台灣,過去的底氣還保有多少?再加上當今樂團的領導者,是一位40歲不到的加拿大指揮亞尼克(Yannick Nézet-Séguin),老店配上年輕主廚,古早味又剩幾分?

費城管絃樂團1900年成立,風采縱橫20世紀,尤其是1936年至1980年在指揮家奧曼第(Eugene Ormandy)44年的掌舵下,奠定馳名世界的「費城之音」。何謂「費城之音」其實有點抽象,渾厚具有光澤是經常性的描述,也有人說「費城之音」的傳奇,必需要在地利的情況下才能感受,「地利」意指樂團的老家「The Academy of Music」。樂團2001年搬入新家「The Kimmel Center for the Performing Arts」地利也就消失了。

費城的傳奇或傳統,被視為重要資產,但在變化已成常態的今日,樂團又如何能以不變應萬變?在6月5日的音樂會上,樂團以「新費城之音」呼應了時代,如此聲響或許不同於CD裡的歷史紀錄,與1999年樂團首度的台灣行(由指揮薩瓦利許Wolfgang Sawallisch率領)差距也甚大。但不可否認的是,你可以不喜愛這樣的費城,卻無法不正視他們的新聲。

樂團個性的塑造,與音樂總監密切相關。2010年樂團任命亞尼克2010至2013年樂季接任音樂總監時,外界很難沒有疑惑。那時36歲的亞尼克為鹿特丹愛樂首席指揮,他雖然是樂壇竄起中的新生代,但是與費城過去前幾屆音樂總監(藝術顧問)包括薩瓦利許、艾森巴赫、杜特華等相較顯得生嫩。

音樂會安排兩首曲目--莫札特最後一首交響曲《邱比特》和馬勒第一號交響曲《巨人》。亞尼克具有強烈的個人風格,而且不加掩飾的表現出來。他的《邱比特》不侷限在古典樂派的詮釋框架中,注入更多浪漫的精神。一般習於追求莫札特音樂質感的輕盈悠揚不是他的味,他要求華麗溫暖的音色,樂句展現更強烈的對比性。如此音樂會的開場,也預告《巨人》不會太乖順。

亞尼克身材不高,大概在165公分上下,但在指揮台上儼然是位小巨人,這位小巨人絕大部份的時間,整個身體彷彿躍入樂團聚集人氣,搭配那強而有力的手勢,試圖彌補領袖氣質的不足。在他使勁的帶動下,樂團很難不被他點火成功。
亞尼克鋪陳馬勒第一號交響曲,從頭到尾沒有冷場,律動起伏大,對比分明,具有極為強烈的戲劇性。簡單地說,漂亮的樂段,他不怕被說處理的太油膩,激情的樂段,他不怕被罵施力過頭,他要樂團享受那暢快、奔放的極致,近乎不收斂的去追求他要的效果,但同時保有自信,無論樂團跑得多遠多快,他必能收得回來。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當亞尼克把架構搭造成無比巨大時,他試想在其中刻畫細節,就成為不易之事,經常可聽到他的意念剎那浮現,但往往很快就被一波又一波的聲響給掩蓋過。

這場音樂會顯示樂團和這位新生代音樂總監已培養出一定默契。整個樂團從前排至後排每位成員,都拚命三郎般努力拉奏,傳遞出榮耀與自信,遠遠把過去幾年風雨飄搖的日子拋諸腦後。這是樂團和指揮間奇妙的化學作用,也展現一種革命情感。據說2011年8月樂團宣告破產4個月後,當時還未正式上任的亞尼克自願與樂團工作一周不領取任何一分報酬,表達他對樂團的支持。

亞尼克就任費城管絃樂團兩年,透過這場音樂會,可以感受他對樂團帶來的新刺激。對於資深樂迷來說,那熟悉的「費城之音」已成過往,總會抱持些許遺憾。但是一個樂團能夠自信迎接新時代,努力排除大環境的障礙活在當下,更值得給予掌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