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果陀劇場
時間:2014/06/22 14:30
地點:國家戲劇院

文 郝妮爾(東華大學華文系創作組)

二十五年了,果陀劇場將索爾頓‧懷爾德(Thornton Wilder)的經典劇作《我的小鎮》(Our Town)帶來台灣,注進本地血脈,搖身一變成為《淡水小鎮》。彼時淡水小鎮的風情就彷彿溶進所有台灣人的血液裡,同教堂中合唱團的聖歌祝禱、漫步於黎明時分的清水街,這個鎮上濃縮了台灣曾經有過的質樸與純真,一演就是二十五年。

而恰好我今年滿二十五歲,人生中錯過的總比遇見得多,這幾年來我錯過了張雨生所扮演的「陳少威」、錯過了蔡琴、陶大偉「舞台監督」的角色,今年無論如何都不能夠再錯過。

當年張雨生一首《靜夜星空》的歌聲從舞台上流洩出來,那清亮的歌喉彷彿收攏了全世界的星空在這舞台上,從此「一陣大雨剛剛下,下在這寂靜的星空……」成為了這鎮上的主題曲,它是愛情的發端、親情的記憶、友情的聯繫,它是鎮上所有人心中的一條弦律,唱出心中的孤獨,卻也與鎮上所有人同在。這就是「小鎮魔力」,戲中充滿著各種平凡、日常的生活細節,卻無不流露出真摯的感情,如同戲中台詞所言:「如果要回去,那就回到最平凡的一天,光是平凡就夠讓人快樂了。」這也是為什麼,在最後一場最不貼合現實的劇情──死去的艾茉莉回到十歲那一年自己生日那一天,看見年輕的母親,以及感受母親溫暖懷抱的那一刻,我幾乎聽到身旁的人眼淚滴落在手臂上的聲音。無論我們走進這小鎮中幾次,甚至連台詞都朗朗上口,還是會在同一個地方無預警地掉淚。

在本次演出當中,扮演「舞台監督」一角色的曹啟泰,展現溫柔敦厚的說故事魅力,在開場的前三秒就讓我完全掉入小鎮時空中,能夠毫不保留地把自己全付交給故事中。然而可惜的是,名主持人曹啟泰,仍然無法擺脫主持人的慣性,鋒芒畢露,實在搶戲,在許多地方都不自覺模糊了焦點,讓人的目光離不開他,有時也無法聚焦在劇情核心。這齣戲當中諸多美中不足的部分,就是主、配角間的能量失衡,飾演艾茉莉與陳少威的蔡燦得、李沛旭,演出經驗固然豐厚,也不能說沒有掌握到角色的核心本質,但因為其餘演員的表現太過出色(陳太太與陳醫生兩人鶼鰈情深、舉手投足均散發著自然的情愫;艾太太與艾先生鮮活的性格、慈愛與活潑的形象……)導致身為主要角色的艾茉莉與陳少威,演出能量有股被壓著走的感覺。此外,上半場節奏不只「快」,簡直「急」。在許多地方都有角色之間互相搶詞之嫌,在偌大的戲劇院當中,麥克風的回聲,有擾觀賞品質。

雖然如此,我仍然在最終被感動了。我很懷疑,究竟有誰能夠抵擋的了艾茉莉最終的告別。那一聲聲的再見就像一雙白色的芭蕾舞鞋,踮個腳尖輕盈地舞進所有觀眾內心,把胸口那塊地方給踩疼了,仍覺得很美,很不捨。我們終究不是聖人或者詩人,關在自己的小房間中,對於小小的快樂或者悲傷感受到人生地偉大。

《靜夜星空》的曲子悠揚而下:「…滿空星座放出青光,說出人們永遠的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