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北京國家大劇院管弦樂團
時間:2014/06/14 19:30
地點:國家音樂廳

文 武文堯(高中生)

近幾年,中國交響樂團逐漸起步,也愈受國際樂壇重視。2013年香港愛樂管絃樂團訪台進行交流;2014年6月,中國最年輕的交響樂團—成立於2010年三月的北京國家大劇院管弦樂團也首次來台演出,讓台灣觀眾再次體驗中國深富底蘊的聲音美學。以這次訪台曲目為例,在曲目安排上顯得較為保守,上半場安排莫札特《唐.喬望尼序曲》、《梁祝》小提琴協奏曲,下半場為貝多芬《田園》交響曲,樂團仍以傳統德奧音樂為主流。這樣的曲目安排令人感到有些失望,除了《梁祝》小提琴協奏曲外,其餘兩首並未充分展現北京國家大劇院管弦樂團的特色,也聽不到樂團想要帶給觀眾的觀點。

首席指揮呂嘉在樂壇頗負盛名,但當晚的表現卻不出色,尤其是下半場貝多芬《田園》交響曲的表現,呂嘉詮釋的只是照本宣科,清楚地把總譜上的每一顆音立體化,卻聽不到具體而微的詮釋觀,導致整首樂曲略顯枯燥乏味,有些段落甚至氣若游絲,聽不出更深層的韻味。開場莫札特《唐.喬望尼序曲》就像一小碟開胃菜般,只是首點綴的小曲子罷了,但北京國家大劇院管弦樂團的表現仍然令人為之一亮;這個團成立不到五年,卻已經具備堅強的實力,弦樂部整齊明亮,木管乾淨甜美,銅管稍顯力度不足,但樂團的平衡完美,基礎已經健全,剩下的就是建立屬於自己的聲音,藉由一場場音樂會使表現更上層樓,北京國家大劇院管弦樂團呈現出來的是蓄勢待發後即將爆發的驚人能量。

陳鋼、何占豪1959年合作完成的《梁祝》小提琴協奏曲,已是中國名曲中的箇中之最,優美纏綿的旋律使得此曲除了艱困的技巧外,還必須有著中國含蓄婉美的獨特情韻,加上哭調滑音的特殊表現,因此通常中國的小提琴家最能將梁祝小提琴協奏曲表現得絲絲入扣、鞭辟入裡。呂思清無疑是此曲的最佳代言之一。呂思清近年訪台次數甚多,每次訪台必演《梁祝》小提琴協奏曲,這次與北京國家大劇院管弦樂團合作,更是對此曲反覆琢磨的心得表現。但除了《梁祝》協奏曲之外,我們應更加期待呂思清在其他曲目上的涉及與拓展,而不是只靠一曲成名的演奏家。

「中國之美,世界看見」,這是本次樂團訪台的期許與宣傳,中國這幾年來已迅速的崛起,交響樂團更是中國政府投注的希望,先不談觀眾素質是否提升,但交響樂團的演出水準卻日漸增高,加上豐厚的資金栽培,中國的交響樂團必定能出類拔萃,找到屬於自己的聲音。目前中國比較突出的交響樂團包括香港愛樂管弦樂團、廣州交響樂團、澳門交響樂團、中國愛樂以及北京國家大劇院管弦樂團等,其中港樂的表現最為出色,不論是樂季的安排、客席音樂家的邀約以及音樂教育的推廣,港樂有系統的建立了樂團的品牌,值得台灣樂團借鏡;相較之下,北京國家大劇院管弦樂團首要解決的最大問題還是在於,樂團還未找到自己的傳統與特色,期待下一次樂團的訪台,能讓我們驚見樂團的蛻變,共睹北京國家大劇院管弦樂團的成長。

亞洲地區交響樂團正蓬勃發展,在世界樂壇上也慢慢的占有一席之地,世界交響樂團的舞台可能慢慢地轉移,但要如何成就一家之言,還有待所有交響樂團慢慢摸索。中國四千年的悠久文化與人文風景,若能融合交響樂團之中,加上國樂團的特色跨界,想必將能展現中華文化的兼容並蓄,聆聽中國與西方的理性共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