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台南人劇團、那個劇團、影響.新劇場
時間: 2014/07/11 19:00
地點:台南市321巷藝術聚落

文 蔡明璇(巴黎第八大學戲劇博士)

位於台南市北區的321藝術聚落,串連三個在地劇團,分別在聚落內的三個歷史空間,建立了表演兼導覽的特殊模式。作為一個外地觀眾,第一次走進321巷藝術聚落。入夜後的車流、人聲、蟲鳴,隨著導覽人員在巷弄間尋幽訪勝,儘管酷暑難耐,卻有種說不出的期待與喜悅。「戲弄321小戲節」開啟了一個嶄新的觀戲經驗,包含對環境劇場的重新定義,歷史空間的活化與再利用,舞台裝置與多媒體的介入。透過室內外的空間所帶來的視覺與聽覺的感受,觀眾各自擁有了夜遊府城的發現與詮釋。

台南人《愛的種種可能》,在李維睦的巧思與美學設計下,舞台上出現引人注目的動力雕塑、模擬翅膀的飛行機械。整齣戲在台南人戲花園的庭院搭台演出,並且配合現場演奏,以及樹上纏繞燈泡的設計。因為沒有語言的介入,男女演員手持翅膀道具,隨著後方的動力裝置運轉,展開切合主題的的愛情探索。兩人或急或緩,透過臉部情緒與肢體動作,展現戀愛中的種種情意。可惜演員並非舞者,愛情中的追求、爭吵、和解等諸多面向的展現,若是能有更豐富的肢體語彙,相信可以將愛情複雜多變的本質,更淋漓盡致表露出來。

那個劇團《太甜》用馬卡龍甜點比喻曖昧不明的愛情。說故事的女子以歌聲與狐狸進入果園為引子,呼應對男子的愛慕。原本屬於歷史空間的郭柏川故居,一躍成為科技表演的新舞台。結合動畫投影的現代科技,《太甜》不只是一齣由男女演員談情說愛來完成的戲碼,還有誤闖現場的貓咪,戶外的鳥語蟲鳴,以及目眩神迷的視覺光點,皆成為表演中的一部分。作為觀眾,覺得《太甜》有種過度使用現代科技,讓人消化不良之感。看著這些水母之舞的程式設計,在螢幕上不斷蛻變,到底科技是讓《太甜》加分?還是減分?如果科技消失,回到男女談情說愛的主軸,是否《太甜》也能在此特殊的歷史空間,以表演者本身展現說故事的魅力?

影響.新劇場《拾光Time Shadow》是三齣戲唯一的室內演出。觀眾在劇團人員的引導下,將鞋子放入塑膠袋內,並且拎著鞋席地坐在榻榻米上。由於表演空間分散在屋內四處,觀眾得隨著故事情境而調整觀看的角度。又因為老房子內部空間不大,儘管有電風扇,仍舊頗為悶熱。故事以一個遲暮女子的回憶與喃喃自語為開場。接著,不見身影的小丑隱身在門後,與女子玩起捉迷藏。再來以投影效果,製作出夢幻的海洋場景。女子最後打破幻覺將魚吃掉。演出至此尚未結束,繼續讓觀眾欣賞一個小女孩與貓互動的影像。最後小女孩現身,說著要找妹妹(貓?)。《拾光Time Shadow》並沒有直接與愛情對話,而是在老空間內串連許多回憶與奇想,藉以刺激觀眾對事物的聯想。

散場後夜遊府城321藝術巷弄內的裝置藝術與路燈下的老樹剪影,對映著今晚三齣小戲的演出。如何以表演活化古蹟空間?非劇場空間又如何吸引專業劇團的進駐?多媒體與現代科技如何跟古蹟共舞,在不喧賓奪主的前提下,能夠推陳出新?值得反思與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