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 曉劇場
時間: 2014/07/20 18:30
地點: 院子劇場

文 李承曄(台南藝術大學藝術史系)

在黃昏的天空中,停滯在眼前的香料與海鮮灑落在地上,這樣的灑落不斷地重覆又重覆,一次又一次,形成看似混亂卻寫實的場景。同時間那食物氣味交疊而成,所帶來陣陣濃烈的氣味,正刺激觀眾的嗅覺,然而這滋味是那麼辛辣且令人作噁。在這如此重複性且強烈的演出中,不禁地驚嘆,這也許就是生活。

曉劇場的2014創作計畫《交感計畫》,選擇到高雄地區新興的展演空間院子劇場演出,並與院子劇場的藝術總監馮靖評共同創作。演出前十分值得期待的是,這所謂的交感的感官內容到底會是什麼? 另外在院子劇場,這樣以一個完整透天建築的展演空間,能否建構與演出達到相互的默契與關聯性?

上半場的《The Cave》,演出空間在院子劇場的戶外院子。一排被放置滿滿食物看似ㄇ字形的桌子上,在桌子後方,是一個極大的斜坡,然而這樣的舞台,似乎暗喻著那潛藏極度不穩定的生活狀態。接下來的演出,會看見一個女子開始料理著眼前的食材,伴隨著緩和的節奏,開始製作一道又一道的料理,餵食著在斜坡上的男子。身為被餵食的對象,男子在斜坡上寫下某些訊息,這樣行為正企圖去建構一個型態:一個藉由當中大量的壯陽食材述說,一個叫做「性」的生活。

規律性的做愛型態,雖然看似女性牽引著男性,但當燈亮起時,一個倒吊的機關開始躺下,男性恰巧主導著這一切。女性的聲音,則開始在樓上的窗邊響起,愉悅成了當下的現狀。在接下來這樣的生活型態,劇烈地不停地挑戰著觀眾,餵食、微笑、做愛、聲音,如此規律性,如此生活化,正不斷地建構出一個假像的虛實感。當女性開始不再做牽引,男性從一個被動性轉為一個主動性的要求角色時,這一切變調了。衝突後,那食物所傳來陣陣的腥臭味,是如此令人作噁,但想一想,這何嘗不是一個叫做「生活」的現實。

下半場的《白‧素‧貞》,則移到2樓的建築空間,一個聲音不斷地提起類白蛇傳的故事,一個女子穿著婚禮白紗開始化妝。這樣的化妝行為恰巧可以述說,關於自我能否信任當下一個叫作自己的形體。當音樂開始奔放,邀請眾人的狂歡熱舞,停止時,女子開始尋找一個依靠,這依靠不鎖定對象,只是一個叫作溫度的陪伴。狂歡後,接續著開始到三樓的空間,當列印完一張又一張的假想生活菜單,演出加入一個觸覺型態,「穿胸罩」。

演員開始邀請與教導觀眾戴上胸罩,胸罩讓一切回到女性的自我,一個又一個穿著胸罩的觀眾,隨著演員到了四樓演出空間。一個滿滿都是胸罩的場景,將白素貞一生痛苦,藉由年代、衛生棉的紅色點滴,告訴觀眾那身為女性部分的無奈與痛苦。演出隨著白蛇傳故事到終點,觀眾們來到頂樓戶外空間,女演員穿起白蛇的頭套,開始不停地詢問觀眾姓名。

你是誰? 我是白素貞

你是誰? 我是白素貞

此時那個依靠與眷戀不再出現,在眼前則出現一個獨立女性的形象。

整體來說,藝術家藉由不同激盪的觀點,成功地利用這空間,創造出一個性別與生活議題下的演出。那《交感計畫》是什麼? 我想讓一切身體感受,Make it Real,會是最好的想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