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南非翻筋斗偶劇團
時間:2014/08/17 14:30
地點:台北市中山堂中正廳

文 陳亮伃(偶戲表演工作者)

本劇的全名是《烏布及真相與和解委員會》,「烏布」的角色原形來自劇作家賈理(Alfred Jerry) 1896法國初演的同名劇《烏布王》(Ubu Roi);「真相與和解委員會」指的是南非政府在1995年為了調解種族隔離制度1960至1994年間所造成侵犯人權的事件而成立的社會組織。1997年南非翻筋斗偶劇團首次推出了此劇,巧妙的將烏布由鬧劇式的殘暴世界帶到了真相暨和解委員會聽證會的國度;文字由浮誇的自創髒話等措詞轉化為聽證會中細節樸實的敘述。演員、人偶、動物偶及物品的應用不僅豐富表演,也加深意涵。

表演的第一句台詞,沿用賈理經典的「媽的!Merde!/Shit!」,烏布爸只穿靴子內褲和內衣,烏布媽是個穿著粉紅色長披風跟頭巾的巨大三角形(似角色原形),兩個人動作笨拙的吵打,沒有精準殺傷力,卻一點不減暴力氛圍。兩人引爆點是一般家庭小事,對話還誇張的出生入死,說著:「看在我綠蠟燭的份上… By my green candel…」。

本劇也穿插導演威廉.肯特里奇(William Kentridge)的炭筆動畫《烏布道真相》(Ubu Tells the Truth),一些片段在兩幕之間銜接,一些跟演員演出一起播放。烏布爸在玻璃間淋浴,舞台投影隨水沖下的卻是各式屍塊跟凶器,動畫展現文字未控訴的血腥。而後同一個玻璃間變成聽證會口譯員的翻譯間。受害人木偶細細描述事發經過,玻璃間的口譯員說出另一版本,再加上動畫及資料照片;戲劇化的聽證會呈現,讓人多想這不同的聲音試著描繪的是怎麼樣的史實。

《烏》的表演堆疊出同一個物品的多種可能。以玻璃間來說,它先是洗不清罪孽的淋浴,再來成了一個官方版本的代表。以演員跟偶的互動來看,受害人的兩位偶師不只是操偶,還扮演安慰者的角色;三頭犬公事箱的三個狗頭操偶師則是專心的跟烏布爸唱出像聖歌的合音,演活了三頭犬的生命力。烏布爸的犯罪證物,被家中寵物(鱷魚旅行提袋)忠誠的吃下肚,為的是銷毀,卻是毫髮無損的被烏布媽取得;證物,被烏布爸放進睡著的三頭犬公事箱,為的是栽贓,而三頭犬後來被定罪 (三個頭由無罪到重罪都有),物件來去自如的被劇中(演員扮的)角色取用,影響故事結果。

賈理的原劇本敘述貪心的烏布爸跟有野心的烏布媽謀殺波蘭國王篡位,而篡位後他們愚蠢的為了錢把所有貴族及政府官員殺害,變得烏布爸自己挨家挨戶收稅,最後當王子復仇,戰亂中失散的烏布爸媽好運的在一個洞穴中重逢,並找到一艘船潛逃出境。賈理誇張的劇情安排常被比作莎士比亞的搞笑翻版。《烏》劇中,有著原著烏布爸媽世界的鬧劇,也有貼近現實的真相與合解委員會;一場中,烏布爸的榮譽感跟恐懼也成了有重量的實體,他站立著兩手上各放一樣,很快的恐懼讓他身體一面倒,但是當場景又轉換回揭露真相的告白,世界的規則又變了,烏布爸一次次的說著他死的那一天伴隨他死去的會是被他殺害的屍體們,這些話沒有重量。劇作家珍.泰勒(Jane Taylor)寫的《烏》劇的結局,跟賈理的原劇本中寫的一樣;動畫示意著帆船,烏布爸與烏布媽站在風推送著的桌上(帆船),幸福的迎接明天。真相證聽會撼動不了這個規則早已被翻轉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