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認真練舞中
時間:2014/09/14 18:00
地點:台北市Commander D

文 魏琬容(表演藝術工作者)

遠古舞蹈的起源乃與性密不可分,祭神儀式中的舞蹈、宮廷舞、交際舞總可視為求偶儀式的演化。

拜媒體與科技之賜,流行音樂口味越來越重以吸引閱聽者,從Miley Cyrus的「Wrecking ball」到Nicki Minaj的「Anaconda」,舞蹈愈形大膽,充斥半裸(甚或幾近全裸)的女體,腰臀特寫是免不了的,舞蹈強調女性時而狂野時而順從的肢體,豐乳肥臀搖曳生姿,擺出各種撩人姿勢。

亞洲各國崇尚的女性樣貌略有不同,講究纖細嫩白,其中又以韓國女子團體為代表,韓國女子團體個個外表精緻幾近相同,多半被塑造為完美無瑕的可愛玩伴,、或是展露性感隨時等待的尤物,於是乎流行舞蹈中的女性舞者,舞技越精湛,越是無法跳脫這樣的緊箍咒。

難道流行舞蹈中,女性身體沒有其他出路?

《脫褲子不需要理由》由舞技純熟的年輕女生組成「認真練舞中」兩人團體,以性為主軸,端出一道笑料百出的麻辣燙。一個是毫無經驗躍躍欲試的情場菜鳥屏妤,一個是閱人無數的老鳥安妮,兩人討論私密話題全無禁忌,傳統父權上「貞女」與「蕩女」的分類完全失效,故事從「腰窩」開始,兩個女生分享鍛鍊腰窩可以增進性滿足,進而分享各式性心事。

「你有沒有聽過腰窩?聽說鍛鍊腰窩可以帶來如煙火般美好的性滿足喔。」菜鳥屏妤對老鳥安妮說。

鍛鍊腰窩,音樂下,響起的是「國民健康操」的音樂,觀眾莞爾,在「沒有國哪有家」的時代,身體是報效國家的工具,男當兵,女生產,維持強健的體魄是國民應盡義務,在此脈絡中,身體只有兩種姿勢—指尖貼褲縫立正,或是雙手扠腰,後者便是你我皆熟悉國民健康操預備姿勢。

表演者從「國民健康操」音樂開始,急轉而下切成”Kpop”(韓國流行音樂)。為了腰窩,為了更好的性生活,那些韓國MV常見的扭臀、擺腰、甩頭,成為女性奪回主權的方式(腰窩腰窩我要腰窩,我要更銷魂的性)。女生鍛鍊自己,不再是為了完美身材喬裝可愛吸引目光,而比較像是美洲豹磨利齒爪,準備攫取獵物。

套句張愛玲在《色戒》中的寫法「(和老易上床)彷彿一切都有了目的」,流行舞蹈中撫胸摸臀疑似物化女性的動作,在此堂而皇之的就是為了性而存在,「認真練舞中」沒有試圖另外定義流行舞蹈中女生肢體的樣子,而是大剌剌的把(女生主導的)性塞回流行舞蹈中,狠狠地從內部攻陷父權體制對於女體的想像。

演出場地Commander D是一個位於地下室的酒吧,善於利用空間窄小特性,加深觀眾互動,表演者時而收斂彷彿在自家聊天,時而問觀眾「你說用這香蕉好嗎?」,時而直接邀請酒保加入「老闆來杯sex on the beach」,或在戲中直接向男性觀眾要電話,即席預演一場女性捕捉欲望對象的戲碼。

自此觀眾豁然開朗,《脫褲子不需要理由》原來不僅僅是一場表演,更是社會上女性尷尬處境的寫實映照,女生可以主動要電話,但是電話接起來還是得細聲細氣說話,女生可以找炮友,但是經營炮友還是得靠月下談心小鳥依人,女生談性不稀奇,但《脫褲子不需要理由》談的極務實、極坦白,不扭捏不故作高論,不屑引用艱澀理論,正如兩位表演者大方到位的肢體,戲劇表現雖有小瑕疵但瑕不掩瑜。

最末尾,老鳥安妮的炮友決定結婚回歸一對一男女關係,安妮微微落寞啃著香蕉並宣告「姊吃的不是香蕉,是寂寞」,令作者想起雌螳螂交配後一口咬下雄螳螂頭顱幽幽咀嚼,期待《脫褲子不需要理由》能成為系列作品,忠實的映照當代女孩的兩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