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法蘭西戲劇院 (La Comédie Française,法國)
時間:2011/11/11 19:30
地點:國家劇院

文字 謝東寧

名聞遐邇,世界最老牌的劇團專屬劇院,創立於一六八零年的「法蘭西戲劇院」,終於在兩廳院的邀請之下,由劇院藝術總監親自帶隊,演出其劇團創始人招牌劇目,莫里哀的《誰真的愛我?》。首演日現場近乎滿座,全場觀眾幾乎零時差地,立即搭上了這個近三百多年前的戲劇故事,並跟隨著場上演員精湛之演技表現,在國家劇院大劇場颳起了一陣罕見的古典戲劇精彩演出風暴,實為難得的劇壇盛事。

《誰真的愛我?》(Le malade imaginaire)原劇法文直譯為「想像的病人」或「奇想病夫」,敘述一個富裕(卻自私)的主人公,老是妄想自己生病,完全聽從蒙古大夫的藥方建議,並深信不疑。一日女兒遇見心動的對象,同日主人公卻將她許配給蒙古大夫的兒子(為了方便自己看病)。幸好女僕足智多謀,巧計揭穿了醫生(醫學)及繼母(爭財產)的計謀,最後有情人終成眷屬,是一個「快樂結局」。

莫里哀當年寫這劇本,是為了宮廷演出,保持了音樂、舞蹈、戲劇兼顧的「喜劇芭蕾」(在喜劇中插入芭蕾演出),其實不完全符合古典戲劇「三一律」講求,時間、地點、情節之一致性。但是手法老練的導演,用恰當的劇本剪裁、儉樸的空間運用及人物肢體節奏之掌握,讓劇情走在合理的寫實情境,成功讓觀眾將焦點聚集在故事中人物的自私、貪婪及欺騙。

這點完全抓住了莫里哀一生的劇作家精神。他出身流浪戲班,後來被路易十四賞識,獲得皇室支持在宮廷中演出,但他仍不改其穿透人性的觀察,與對階級毫不留情的尖銳嘲諷。在他筆下的法國上流社會,人物充滿了虛偽、自私與貪婪,表面上禮儀、語言富麗堂皇,卻掩不住其滑稽可笑的荒唐行為。而觀眾也透過對劇中人物的嘲笑,來抒解現實生活中的不滿。

當然最厲害的是演員之精湛演技,法蘭西戲劇院演員不但基本功深厚,表演方法完全精準自然不刻意。譬如飾演醫生兒子的演員,一出場的立正站好細微姿勢,就已贏得觀眾哄堂大笑,接下來的連珠炮背書台詞及斷句節奏,只能以拍案叫絕來形容。其他各角色也充滿了這種精準的趣味,譬如由藝術總監親自上台扮演的女僕一角,光是在繼母長時間墊完主人枕頭後,她突然一口氣全部拿走這一場景,簡直讓這齣戲成了瘋狂喜劇(farce)。

為了尊重劇本的歷史性,舞台美學的處理上,依循的是古典風格。幽暗注重氛圍的舞台燈光,繩索外露的簡單懸吊、手工布幕系統,寫意的簡單布景,現場中提琴、古鋼琴與人聲合唱的巴洛克音樂,重現了當時劇場的歷史風格。最後全部演員破牆而入的結尾,是一場反諷的加冕/驅魔儀式,為全劇關於「醫學」的可信或不可信?留下了一個既荒唐、又幽默的故事結局。

這齣戲是法蘭西戲劇院的熱門定目劇,十年間在國內外演了近兩千四百場,其將古典作品現代化的努力不但成功,更彰顯了法國珍貴文化財產,戲劇之神莫里哀的價值。反思當台灣政府光用文創產業思維,大力推動只注重票房數據之「定目劇」的同時,法藍西戲劇院的到訪,與其精彩有料的示範演出,或許可以提供我們另一條「定目劇」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