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台南人劇團
時間:2014/10/26 14:30
地點:國家戲劇院

文 劉憲翰(台大商學研究所學生)

《Q & A》首部曲的劇末收尾在一場家庭祕密大揭發的震撼場面中,激盪出心中無限的”Q”(Question and quest)且讓觀眾想找出他的”A”(Answer and Action)。二部曲當中蔡柏璋試著透過聲音作為解開謎團的線索脈絡,延伸探討三個不同世代的愛情價值觀與其中錯綜複雜、環環相扣的人物關聯。扣著主題句「我們忘記那些想要記住的事情,卻記住那些想要忘記的事。」在此,我不禁想要提出一個巨大的疑問,難道蔡柏璋忘記了我們所記住的事情嗎?

開演的片頭,透射出蔡氏作品慣用的影集風格影像,但上頭揭示的劇情時間點是2014.02,遙想一部曲最後的收尾是2010.01,這樣令人詫異的時間斷裂非但沒有解決,劇情還能順理成章地繼續下去。其次,本作品不斷時空交錯,因而發展出語言的多樣風貌,無論是粵語、英文甚至是德文運行其中都堪當承受,然則唐突的角色背景設定和不熟練的口音讓人匪夷所思。劇中第一代的嚴和與蕭伶身處1966中國河南唱豫劇,但演員卻操著一口流利的京片子而非道地河南口音,又高若珊所飾的嚴馥嫻與黃迪揚所飾的偉仔採用港式國語敘事,但諸多時候僅是標準國語加個港式語助詞帶過,很不成熟。甚至是患有阿茲海默症的嚴和能辯才無礙,甚至是行動敏捷或站或坐;現代劇場濫用大量影像穿插其間描繪情感,情節上自相矛盾,諸多不合理的角色背景設定,這不單是小細節可以被允許出錯,而是不斷讓人出戲的大破綻。

蔡柏璋處理同志愛情的議題所採取的敘事手法,是透過經歷車禍後,所有的記憶線索都是聽他人敘述的失憶之人(劉憶),在追求答案過程中發掘自己過往是性奔放的男同志,可同時卻又極度想駁斥這樣的「指控」,否決過往他做的事情,刻畫出一個男同志內心對於自己性向的自我掙扎和與社會對抗的過程。而第一代由朱宏章所飾的嚴和愛上徐堰鈴所飾的蕭伶,愛上她所唱的戲,甚至在之後分離,透過錄音機錄下那段《王魁負桂英》,在聲音中追憶蕭伶,也暗示出嚴和的自責。兩相比較之下,過往情感哲學是東西壞了他們會想辦法修,餐館當中的味道是老味道的好,而現代人則是東西壞了就換一個的速食愛情哲學,菜也就變了味道。

可是整齣戲最讓人坐立難安的就是這樣純敘事的內容,彷彿就在聽錄音機一樣,同時上述提及種種不合理的現象,又淡化了衝突場面帶來的緊湊感。甚至在最後嚴和與劉憶再次於倫敦地鐵相遇,嚴和聽到劉憶幫忙維修的錄音機播放出那熟悉的唱段,瞬間回憶起他與蕭伶的種種回憶,此時蕭伶居然「還魂」出現在地鐵上,兩人不但可以對話,還可以交代故事情節把故事說完說清楚,這種手法太過粗糙。雖然這樣的設定勾起劉憶的回憶能為三部曲埋下伏筆,但是看完之後,心裡只有一種想法,難道現代戲劇也開始淪為偶像劇八點檔,成為他的禁臠了?原來真正的《Q&A》的A就像蔡柏璋說的是Amnesia,觀眾都失憶了,劇作家也失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