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春美歌劇團
時間:2011/11/25 19:00
地點:台北市大稻埕戲苑

文字 紀慧玲

春美歌劇團於大稻埕戲苑演出的《我的情人是新娘》,是今年7月國藝會2011年「歌仔戲製作專案」創作劇目首演後,首次搬上室內廳堂演出。專案的火併氣氛至此雲淡風輕,剩下的是粉絲戲迷及大稻埕戲窟中老年觀眾閒暇捧場的午後悠閒氛圍。遙想野台人山人海映照著台上濃豔裝扮與舞台色調,火併加「野味」,想必讓人腎上腺素激生;而此刻,大稻埕舞台明顯窄隘,舞台翼幕像禮堂規格紅沈沈干擾視覺,鬧熱消逸,這戲只覺味淡,於此不免自我懷疑:這是評論此戲的恰當時機嗎?

按編劇自陳,《我的情人是新娘》出自華格納歌劇《崔斯坦與伊索德》,原劇說的是愛情毒藥與靈藥的兩面性,毒藥是引,剛毅的愛情是重頭戲,華格納華麗滿載的音樂更是歌劇之最。然而,移植到《我的情人是新娘》,愛情已成了無關緊要,重點是小生與小旦如何歷經落難相遇、國王與奸臣破壞、奸臣詭計被破、小生小旦圓滿結合的典型歌仔戲愛情故事。這般套用,無可厚非,但勉強置入毒藥一節,以及全劇十場戲卻要唱到第九場才拉出小生小旦非愛不可的強烈內心戲,前者多此一舉,為移植而移植,無關宏旨,後者結構失衡,分不清主述重點與比重,人物與劇情因果因而具皆模糊。因而,既失去了老套劇情雖一望而知但可編排的動人戲味,又無法仿製華格納濃烈的愛情歌詠與悲愴的悲劇力量,粗食猶有渣籽,細嚼又百味擾人,這般迷惑不像誤入叢林的覓食人,倒像左右不知如何擺放的筷子與刀叉。

不去討論這場午後演出舞台成效如何,就論這齣戲對於春美歌劇團的新製意義,重點可能只在,劇團多了一齣新戲數量,演員多累積了排戲、公演、背劇本的經驗。這般挑剔,並無單指劇本該背負多少責任之意,然則明顯的事實是,所謂新編戲──大小劇團、外台職業班與一人公演班皆然──多年來已流於題材新穎與否的行銷概念前導創作,也較大比例地偏重導演及舞台等外觀技術面的加工與包裝,卻忘了凸顯人物角色的舞台形象,以及,思量如何透過「戲肉」──唱唸作表可充分運用的精彩段落,來彰顯戲曲表演藝術的特質。此外,新編戲也常見文字駕馭劇情之案頭傾向,情節衝突、人物內心動機常常寫在詞曲內,賴文字牽引劇情,這就迫使觀眾不得不去閱讀字幕上的作文,而一旦拋離字幕,舞台各幕場景率皆相似,其表演方式也與舞台劇相去不遠。再凝神細想,不管小生如何俊逸,好像演起來都是同一角色,同一人物,此以風格或招牌命之?還是,生產先於創作,歌仔戲新編戲只需以內台戲大量需求年代相況,重點是活命,不是創作?

春美歌劇團靈魂人物自然是當家小生郭春美,有著俊美外表,高亮嗓音,及善於作戲的表演能力,是當前數一數二不可多得的歌仔戲小生。苛求春美歌劇團一步到位,開創屬於品牌自有的表演風格,只能對著有心加入歌仔戲行列的創作人說,而且,恐也有力猶未逮之處。於是,看著戲園裡郭春美與觀眾熱絡、親嫟互動,大力推銷著即將上映的電影與代言的瓶裝水,那般龍飛鳳舞、笑逐顏開模樣,你知道,小生魅力永遠還是歌仔戲長命祕訣,看見他/她,觀眾就被點了穴,無法動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