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舞蹈生態系
時間: 2011/11/26 14:30
地點:台北市竹圍工作室十二柱空間

文字 陳品秀

舞蹈生態系是個成軍不到三年的跨領域表演團體,作品以舞蹈為主體,結合影像、聲音等媒材,關注藝術與自然共生的題材展現。舞蹈生態系藝術總監彭筱茵,是農藝系、舞蹈創作研究所畢業,2009年的創團作便是探索植物的生長狀態與環境的《荒山蔓遊》,反映著她的學習背景。

今年,舞蹈生態系從有機生物轉進無機體,創作《結晶體》,以結晶現象為靈感,「延續了『蔓』系列見微知著的觀念」,「企圖建構更具整體性的宇宙觀」(節目單載)。當藝術企圖處理「結晶」這個看似不動、又無情緒的固態主體時,《結晶體》的演出,恰恰呈現了創作者在融合科學、科技與藝術的努力與矛盾。

一開場,地板上投影著陣陣灰白相間的波光,彷彿為躺在舞台中央的舞者提供動能。舞者轉頭扭肩,用不尋常的動作方式移動。接下來幾名舞者也跟她一樣,兩手支著弓箭步的膝蓋,用腳掌蟹行移動。《結晶體》有個非常具創意的開頭,透過非慣性的動作,有效破解觀眾對表演者是人的認知,建構一個異生物的行為模式。但可惜,這樣的動作模式卻沒有發展成為一整個作品的動作風格。

整體來看,《結晶體》從結晶的平衡、對稱、序列、重複、循環等結構特性著手,透過空間與方向性的對應,轉化成為「在空間中運動」的舞蹈。而凝聚成特殊結構(晶格)的因素,則透過動作的力的施作與移轉來呈現。

創作團隊對主題有深度的思考脈絡,使得《結晶體》非常有機會可以發展成具有力與美的舞蹈,但可惜當創作者對每一種對應都想表現而使得舞蹈的編織無法深化,且舞者的技巧尚待精練之時,便無法達成藝術純粹的抽象之美。再加上為了使段落之間的串連具有邏輯意義,而設定了一位主角,勉強的安排更凸顯了創作者在抽象與情節之間的擺盪。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由黃立捷演出,一段來自於探勘晶體時的X光「繞射」運動的獨舞。他以腰部(骨盤)為基點的上半身繞圓動作發展,到帶動整個身體的運轉動作,動力轉換毫無芥蒂。晶體的特性就在於只有乾淨重覆的結構,這段專注在一個動力形態的發展獨舞,動作去蕪存菁,正是整個演出最能體現晶體現象的部分。

出於對自然的理解與掌控欲望,人們探索天體和顯微世界的熱情千年不減。除了想解開自然法則中對稱規律結構的變化,就連繁複異變的花豹斑紋生長模式,都可以運用方程式,代入參數的變化模擬成功。今年獲得諾貝爾化學獎的得主,正好是發現「準晶」的以色列科學家夏赫曼。(準晶是介於晶體和非晶體之間的固體,具有晶體有秩序、具五重對稱性的特性,卻有不重複的結構),準晶繁複的結構層次有如藝術品,被形容為阿拉伯建築美麗的馬賽克。

《結晶體》的呈現有幾個困難度,除了論理冰冷的科技要和靈動稱奇的藝術聯姻,技術尚待克服(比方影像和真人互動),還有如何努力擁有精練的技術與純熟的技法,再現自然界美麗非凡的阿拉伯鑲嵌藝術。但以一個僅三年創作資歷的創作團隊來說,《結晶體》算是一個不錯的開始,也期待他們的下一個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