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阿姆斯特丹劇場
時間:2014/11/16 14:30
地點:國家戲劇院

文 彭待傳(國中教師)

「情人的眼裡容不下一粒沙!」其實不只情人,權力、地位、名譽、財富……只要是人為所有的,又怎能容忍他人覬覦、介入、參與、共享?於是,可想而知的是《奧塞羅》的悲劇無可避免,在人性的考驗上,我們其實從未經過驗證而獲得赦免。

荷蘭阿姆斯特丹劇場所帶來的《奧塞羅》,導演Ivo van Hove與荷蘭籍摩洛哥裔作家Hafid Bouazza合作,重新翻譯了莎士比亞的劇作,強化了該劇種族歧視的環節,讓讓莎士比亞的文本在愛情、權力、種族間擺盪出經典外的另一章節。而舞台、燈光、音效的配搭,更豐富了《奧塞羅》這齣舞台劇的細膩質地。

飾演奧塞羅的演員Hans Kesting更以其精湛且精準的演技,將奧塞羅所面臨的困境表現得盡致淋漓。其他角色亦飽滿卻不誇張的呈現出角色該有的質地,恰如其分地呈現出劇中人物該有的外在表情與內在深度。如果說《大家安靜》是一部偉大劇作家所呈顯出的駭人「劇本」,那麼,荷蘭阿姆斯特丹劇場所帶來的《奧塞羅》則是以「強大」的演員來撼動所有的觀眾,讓觀眾「小」了舞台,投射進導演架構好的戲劇氛圍底。這「縮小」與「放大」間,演員強大的渲染力是需要多少經驗的累積與人生的歷練方能達成的境界。

最後一幕玻璃屋裡所上演的高潮戲碼應該撼動了台下觀賞的觀眾。奧塞羅掐死自己的妻子,而後得知真相的文本是整齣戲劇最為悲烈的一幕,演員的表演方式極為重要,多了則流於濫情,少了則凸顯不出戲劇張力。導演Ivo van Hove讓一切發生在架構好的玻璃屋內,且讓玻璃屋緩慢的推向觀眾,好讓觀眾看清這殘酷的落幕。同時,Ivo van Hove讓奧塞羅與其妻子黛絲迪蒙納全裸演出,然而這場「全無遮蔽」的真誠告解卻沒有挽回這場悲劇的發生。眾演員們在玻璃屋內看似向對方坦承內心的一切,卻同時也向觀眾做了一場最「透明」的告解,只是,誰也無法救贖誰。

奧塞羅看似本處於意氣風發的巔峰時期,殊不知只是遊走於玻璃屋內的一頭猛虎,舞台上的拳擊沙包象徵了一切,《奧塞羅》是一場男人間的角力遊戲,而女人在這場遊戲中,無論輸贏,都註定要成為獻祭台上的祭品。而在這場男性霸權思想的競技中,奧塞羅最終在嫉妒的燒灼下,啃噬了自己未盡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