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舞蹈空間舞團
時間:2014/10/25 19:30
地點:台北市水源劇場

文 彭待傳

每一個男人心坎裡都嵌上了兩個女人,一個紅玫瑰,一個白玫瑰……
──張愛玲

舞蹈空間舞團為慶祝皇冠六十週年,特將旗下著名作家張愛玲的作品《紅玫瑰與白玫瑰》改編為舞蹈作品《紅與白》。拿掉了「玫瑰」二字後,卻讓我想到了由日本小說家江織香國與辻人成所合寫的小說《冷靜與熱情之間》。紅與白、熱情與冷靜,只有如此膚淺的意涵嗎?不!事實上,《紅與白》連這點膚淺的層級都沒做到。

《紅與白》解構了張愛玲的著作,試圖以現下男女的情愛為主軸,再解構男女間愛情裡的戰爭與糾葛,似乎試圖從中為女性找到生命裡的桎梏與出口。然而,情愛卻成了情慾,舞者看似大膽的以肢體曝露了關於性的聯想,卻也就膚淺的停留在關於性的聯想上,作品只表露了人性裡無可避免的動物性,而未曾往下挖掘除卻了性之外的內在深度。

作品裡的男人在追逐成功的表象下,壓抑的情感苦無出路,只能藉由性的滿足來聊以慰藉,而女人在男人的箝制底,卻也只有等待與勾引兩種可能性。如此樣板化的兩性關係,倒還真是向張愛玲致敬。

舞作裡,將現今男女透過性解放後空虛與寂寞極度彰顯,再試圖以紅、白兩色的交雜、錯置來突顯紅與白間模糊晦暗的灰色地帶。其用意雖想去除紅、白玫瑰裡看似樣板的極端性,卻更凸顯出舞作本質的含糊不清。

戲劇透過劇情鋪成內涵,舞蹈透過肢體表達情感,而張愛玲文字的幽微細膩本就難以透過文字以外的方式呈顯,舞蹈空間的新作《紅與白》非但沒有呈現出張愛玲文字裡的細膩幽微,反而代之以誇張的肢體來呈現動物性的情慾觀點,這不僅沒有為張愛玲筆下亦或現今女性找到生命裡的出路,反而更刻板的呈顯出男女關係裡父權主義宰制下的不平等關係。

舞蹈空間二十五週年的新作《紅與白》沒有如其所說的「挺」女生,反而更將女性「物化街 與「刻板化」為性的附屬。而《紅與白》牽強的將其舞作與《紅玫瑰與白玫瑰》做一聯結,更是牛頭不對馬嘴、風馬牛不相干的兩件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