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國家交響樂團(NSO)
時間:2014/11/08 19:30
地點:國家音樂廳

文 陳勁豪(社會人士)

這次的指揮陳美安目前在美國相當活躍,除了擔任芝加哥交響樂團(Chicago Sinfonietta)的音樂總監之外,同時也客席指揮芝加哥交響樂團,實力相當受到肯定。上次聽過他跟芝加哥交響首演的錄音,演出相當好,所以讓我對今天的演出更有興趣。

今天的曲目安排是相當標準的序曲,協奏曲,交響曲。序曲是德沃札克的《狂歡節》序曲。這首《狂歡節》序曲是德沃札克序曲三部曲中的第二首,同時也是三首中最著名的曲目。顧名思義,這首曲子往往演得快速火熱,但是從樂團的第一個音聽起來,指揮把這個樂曲塑造出莊嚴盛大的氣勢,與其說是狂歡節,不如說是莊嚴的祭典,就算在最後面也沒有讓樂團變成群魔亂舞。指揮的動作似乎也跟他的詮釋相當一致,乾淨有力,不需要手舞足蹈,但卻給出相當明確的指示。另外一個印象相當深刻的畫面是,指揮幾乎全場都是立正在台上,雙腳緊釘著指揮台。我想這是位相當堅實不花俏的指揮。

接著上場的張昊辰是近年來相當受到注目的年輕鋼琴家。張昊辰是2009年范克萊本大賽(Van Cliburn)鋼琴大賽的首獎得主,今年不過24歲。這次應該是他在台灣的協奏曲首演,推出了拉赫瑪尼諾夫的《第二號協奏曲》。這是鋼琴協奏曲中的戰馬曲目,相當好聽,但是也是因為如此,幾乎所有的古典樂迷都對此曲相當熟悉。當他上台的時候,看起來就像是一個靦腆的小朋友。但是從一開始的八個鐘聲般的和弦開始,他忽然就變得相當冷靜而自信。在三十分鐘的演出中,看著他的手指在鍵盤飛舞,或是耳中聽到的音樂,整個感覺就是舉重若輕,不論在困難的段落,演起來就是這麼輕鬆自然。

在協奏曲中,因為有樂團的關係,所以有些細微的地方不易分辨。協奏曲演出結束之後,張昊辰又演出了兩首安可曲,分別是李斯特的《鐘》跟德布西的前奏曲。兩首的演出都相當清楚乾淨而自然,每個重複的樂句都有不同的表現,是相當厲害的演出。

下半場是蕭斯塔科維契的《第十五號交響曲》。這是蕭斯塔科維契的最後一首交響曲,全曲始終帶有蕭斯塔科維契慣有的黑色幽默曲風格,也引用了相當多的其他作品。而這首雖然名為交響曲,也是四個樂章,舞臺上坐的滿滿,但是卻不常出現樂團總奏的場合,反而是常常出現不同樂器之間的相互組合,還有各式各樣的獨奏段落。當然更特別的還有樂團後方那一大片的打擊樂器,給整個樂曲造出了相當特別的聲音。NSO這次成功的度過了作曲家的層層考驗,尤其是大提琴首席在第二樂章的獨奏,的確相當不容易。

回到這場音樂會的宣傳,我到現在還是看不懂為什麼這場音樂會的標題是「終章 再起」。前面是描寫蕭斯塔科維契的第十五號交響曲,後面是寫拉赫瑪尼諾夫的第二號協奏曲嗎?老實講,如果只看這四個字,我應該就會把這場音樂會跳過了,因為根本看不出來他們想說什麼。而這次的宣傳似乎也只限於張昊辰,我幾乎沒有看到任何關於指揮的報導,這是相當可惜的事情。

另外音樂會前的講座,聽眾多到滿出來。所以這表示聽眾對古典音樂還是相當具有熱情,這絕對是好事。不過似乎還是有些聽眾不知道何時該鼓掌,整場音樂會出現兩次打斷氣氛的提早掌聲,頗為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