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歐利維耶.畢
時間:2014/12/19 19:30
地點:國家音樂廳

文 賴妍延(出版社編輯)

你知道,女明星出場都要鋪張排場,先是清脆的鋼琴聲作為序幕,徐徐笛聲悠遠加入,溫柔乖張的低音大提琴襯底增加深度,身著碎鑽洋裝的小刀小姐踏著鼓點翩然登場,他的妝容誇張,笑容燦爛,閃亮洋裝削肩奪目,大腿高衩幾乎開到腰際,一雙紅艷絲襪搭配黑色細高跟更顯張狂。小刀小姐扭腰擺臀款款走來,他媚視煙行極其自信,當他噘唇唱出第一個音時沙啞迷人,曲調並不甜蜜,歌詞有點懾人,所以不,來自浪漫法蘭西的小刀小姐今晚不唱情歌。

一個看透世事又活得實際歡快的歌唱女郎小刀小姐,在歐利維耶.畢的靈魂中綻放出來,你可以想像自己拖著一整星期的疲憊,在某個小酒吧中看到小刀小姐的歌舞秀,伴隨一口烈酒之後全身像徜徉海中鬆懈下來。他偶爾賣弄風情嬌媚得像隻貓,下一秒卻又毫不在意撩起裙襬,像個男人張腿而坐,小刀小姐是男人也是女人,他知道男人所背負的壓力也通曉女人心中的苦楚,那些在生命橫行的傷痛他都瞭解,但生命如斯怎能捨得那些歡快美好,於是小刀小姐在台上拿了一酒瓶仰頭而飲,對觀眾俏皮地說那是氣泡水,人生不過像個氣泡。

他開口的曲調是慵懶爵士是激烈探戈,是三拍子的華爾滋帶著一點充滿巴黎風情的香頌,小刀小姐不吝展現他的魅力與慷慨,這首為相愛的人所唱,那首點給社會輸家,還有一首,特別獻給九零年代在巴黎小公園中的一夜情人們,巴黎公園中所唱的香頌,他為生命中的新舊火燄高歌,因為小刀小姐也從不吝嗇他的愛與多情。他唱得陶醉雀躍,那些如詩般的歌詞自他舌尖滾出,是自艾、自憐、自愉、自嘲,他唱的不是歌而是人生,沒打算討誰的歡心,更摘下玫瑰色的眼鏡,告訴你現實真的如此現實,人生充滿了華美苦澀,即便藝術家沒有觀眾包圍而只剩下自尊獨舞,小刀小姐總是維持灑脫優雅,他用無奈卻又清淡的口吻提醒你人生不過如此,何必自溺悲傷?不必強顏歡笑,更不用故作堅強,他甚至會開玩笑的提醒你厭世也是一種選擇,但即使如此你也要走得莊重幽默不失風雅。

那一首首如囈語又像預言的歌詞,小刀小姐用黑色詩句安慰所有疲憊而破碎的靈魂,那些被現實閹割的夢想被這名變裝皇后唱的生意昂然,當你靜靜品味他的歌曲時,那些幽微陰暗的時刻似乎不再讓人懼怕。小刀小姐沒有熬一鍋心靈雞湯要你吞下,他煲得是壓碎真心和著失意惆悵的人生風霜,最後他摘下假髮拔下假睫毛,扯下碎鑽耳環拋開,高歌唱著失意憤慨悵然悲傷,生活不過如此而已。如果人生是一襲爬滿蝨子的華美袍子,那請無懼從容的穿上它,畢竟也沒什麼,殺不死你的使你更堅強,拍拍灰塵,撐起你的背脊,下一秒又是光熱燦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