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呂紹嘉與NSO
時間:2014/12/31
地點:台北國家音樂廳

文 武文堯(復興高中音樂班)

荀貝格(Arnold Schoenberg)《古勒之歌Gurre-Lieder》因編制龐大,音樂繁複,使得此曲上演機會較低,NSO國家交響樂團在2014年最後跨新年音樂會排出這闕曲子,也自然成為樂界焦點,這是台灣第一次演出全本《古勒之歌》。當然,要上演這首曲子必定勞師動眾,這次國家交響樂團特地將舞台延伸到觀眾席前五排(比照民國100年馬勒第八),加上五個合唱團共同演出,編制如此的龐大,更考驗指揮與樂團對聲音層次的雕琢以及聲響的透明。

樂曲開頭營造的氣氛,筆者認為NSO在一開始並沒有進入狀況,整個聲響有些混濁,音樂也顯得鬆散,原本《古勒之歌》開頭那種迷離、色彩的感覺不見了,十分可惜。呂紹嘉努力的營造樂曲的高潮,樂團在第三部分像是亡靈大軍一段,氣勢磅礡,在這裡呂紹嘉就成功地製造了樂曲的高潮,但除了氣勢外,NSO在第一部分感覺少了些甚麼,許多段落甚至無法激起聽眾的火花。有一部份原因是樂手的微控問題,像是瓦德瑪(Waldemar )一段詠唱(我的馬兒,你為何跑的那麼慢),法國號幾次嚴重的滑音失誤,又或者有些段落音樂找不到方向性,容易讓聽者迷失在荀貝格漂亮豐富的和聲中,當然隨著樂曲的進行樂團表現漸入佳境。

歌手方面,演唱瓦德瑪的男高音丹尼爾.柯西(DANIEL KIRCH),當晚是抱病登台,雖表現穩定且音色優美,但音樂性與情緒卻略顯保留,演唱起來不慍不火,然而處裡荀貝格這樣後浪漫色彩濃烈的作品時,卻讓觀眾感到乏味,可能是因為隔天還有一場演出,因此需保留聲音與體力。像是第一部分瓦德瑪與多薇(Tove)幽會,情話連綿,以及第二部分聞伊人死訊而憤慨質問上蒼,在這次丹尼爾.柯西的演唱中聽不到這樣精采的情緒轉折,張力也因此減弱,令筆者深感可惜。

這次NSO找來的五個合唱團,有些並不是專業合唱音樂會上的熟面孔,但經由合唱指導陳雲紅老師的帶領,整體而論演出成果十分完整,該有的音樂表情及張力效果也都具備,但男生合唱團的咬字收尾問題卻十分嚴重,每一樂句的結束甚至有些參差,原因竟是結尾的氣音收尾並不統一,這點嚴重破壞音樂的流暢度。筆者發現,這次《古勒之歌》台灣首演的合唱團有許多是第一次挑戰這麼大的曲目,可能有些難以招架,或許可先由小曲目著手,時機成熟後再挑戰這樣歷史性的鉅作,相信成果必定不同。

柏林愛樂音樂總監拉圖(Simon Rattle)曾說,這是世界上最大的弦樂四重奏,這意味著雖然編制龐大,但聲響卻是乾淨通透,NSO這次做到了音響上效果(像是馬勒第八),但和聲上乾淨度卻不見了,激動的段落音樂層次也不明顯,大聲與小聲的層次也不多,最明顯的便是結尾大合唱〈日出頌歌〉。合唱團加入後,氣勢真的宛若要將屋頂掀翻似的,非常適合作為跨年夜的結尾,但筆者認為重點仍是音樂,呂紹嘉這次將《古勒之歌》像是馬勒般呈現,唯少了音樂上的層次,〈日出頌歌〉結尾前數小節精彩的小號琶音,當天卻被樂團與合唱團掩蓋住了,每個聲部的獨立性也略顯不足。

這次演出的歌詞投影採用「意譯」,但效果卻有些令人失望,雖說不用逐字逐句翻譯,讓音樂回歸,但如此卻無法顧及每一位觀眾,最後呈現出來的竟是瓦德瑪與多薇演唱的段落完全無字幕投影,但林中鴿(Waldtaube)、農夫(Bauer)、克勞斯小丑(Klaus-Narr)與全體合唱卻巨細靡遺地進行字幕投影,歌詞投影標準不一,也讓筆者感到困惑,或許下次還是選擇傳統的逐字逐句對照吧,抑或全場演出無中文字幕。

很高興能夠在2014年的最後欣賞全本《古勒之歌》首演,雖然此演出並不是NSO的最高水準表現。期待日後能在台灣欣賞到更多經典鉅作的演出,而不僅只是宣傳上的噱頭,NSO這次立下了良好典範,值得其他樂團效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