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影響.新劇場
時間:2015/01/29 11:00
地點:高雄總圖圖書館小劇場

文 羅家玉(戲劇教育工作者)

橫跨2014與2015年「高雄朗讀偶戲節」的親子劇場系列中,影響.新劇場的《閱遇計畫》是一齣台上台下能一起共玩戲劇想像與創意的親子劇場,可謂是開啓台灣兒童劇看戲經驗與戲劇想像的新里程碑。

《閱遇計畫》是團長呂毅新舊作新裝,再展編導創意的兒童劇作品。劇團在2011年為文建會所屬的國立台灣文學館,配合兒童月推廣閱讀的「嗨!台灣─兒童說故事體驗活動」所量身製作的戲碼。【1】當年在有限的製作規模和經費中,創作戲長二十五分鐘的短劇。之後因應「衛武營童樂節」、藝術進社區等等藝術節的數十場邀演,又重新翻箱製作。除了讓劇情結構更完整,演員、服裝、舞台、戲偶、音樂等等都是新製。此劇演過大大小小不同的場地,從都市到偏鄉,從傳統舞台、廟堂到環境劇場,如在「花園小戲節展」321巷的三五小戲園即是一例。

此次演出是《閱遇計畫》第一次在黑盒子劇場中演出。除了保留原劇將九本具台灣地方人文特色的繪本,即《媽宮奇遇記》、《八歲一個人去旅行》、《百步蛇的新娘》、《少年西拉雅》、《神射手和琵琶鴨》、《赤腳國王》、《風中的小米田》、《祝福的酒》、《黑白村莊》,串連改編成一齣充滿童趣、想像與冒險的旅程之外,燈光也重新設計,製造出與先前多場因地制宜的環境劇場間不同以往的氛圍。此次在室內的小劇場空間演出,也增加了演員與台下觀眾互動對話的橋段。

開演前十分鐘,飾演魔法阿嬤的演員,從靠近左舞台的入口處,從劇場外的通道走進劇場。她如一般觀眾似的走向觀眾席找座位。魔法阿嬤的復古包頭、花布連身洋裝、長雨傘,因為與現代人穿著有顯著差異,讓觀眾在視覺與認知理解間製造反差的戲劇效果,立即成功地吸引了許多原本正因為等戲開演前,正覺得無所事事的眾人目光。這位穿著看來彷彿是另一個年代的「長輩」,弓著微駝的背,以老年人獨有的小碎步,精神飽滿地輕快前行。已經被激起好奇心的觀眾,目光便不由自主地隨她移動的路線,遊走在劇場中。一場即興短劇,似乎即將開演。

魔法阿嬤一面找座位,一面與大小觀眾攀談。她利用手中的偶戲節文宣品以及節目問卷,問:「這是要做什麼的?」(台語)

兒童觀眾:(看阿嬤手中的問卷)「嗯⋯⋯換東西。」
成人觀眾:「寫完這張可以換小禮物。」(台語)
魔法阿嬤: 「換小禮物喔!這麼好!這個字印得很小,我老人家眼睛不太好,看不太清楚。謝謝!謝謝!」(國台語交雜,說完後開始往觀眾席的階梯上走)。

運用現場民眾也擁有的物品,如主辦單位進場時發的節目問卷,入戲如魔法阿嬤的演員能輕易地開始與不熟識的民眾聊天。對話的動機與內容皆是一般人在同一情境也會有的反應與疑問。就這樣,演員輕鬆地以對話開始與觀眾產生第一個連結。演員在言談中,再次聲明她因為年紀大,視力不好,需要人幫忙的生理狀況。藉由入戲的生活情境式寒暄,佐以在對談中表現自個兒因為老化而有的身體自然狀態,加強戲劇角色的真實性。如此這般的設計,成功地在戲開演前,引薦能在「看戲時空」與「戲劇時空」兩者間自由穿梭的魔法阿嬤讓觀眾認識。這樣的鋪陳讓觀眾在之後的情節推演過程中,能接受,進而理解為什麼魔法阿嬤可以時而出現在舞台上,時而又出現在舞台下的時空轉換。

《閱遇計劃》首次嘗試讓演員以入戲的方式,讓角色維持在戲劇故事情境中,與觀眾互動。這樣的方式呼應了Duska Radosavljevic在《21世紀劇場製作的10項特點》(”10 Traits of Theatre-Making in the 21st Century”)中,提及現今能讓觀眾直接參與的過程,可謂是成就一齣戲的橋段。這場戲外戲彷彿是一道解開台灣兒童劇長久以來將觀眾禁錮在第四面牆後的魔咒。台下悄然上演的戲碼,讓進劇場看戲這回事,又多了另一種可被期待的歡愉。

魔法阿嬤在開演前走到右舞台區的觀眾席時,親切地詢問大小觀眾從何處來。一位媽媽語帶驚訝並笑著問:「戲開始了嗎?」她不可置信地看著像是從另一個奇幻世界出現的魔法阿嬤,一面頻頻轉頭看著左邊同行的友人與孩子,詢問他們,這一切,「到底是真或假?」。

這讓我回憶起在英國觀看親子劇場時的看戲經驗。除了每回期待到底會進入什麼樣的故事場景,另一個讓人引頸盼望的,即是到底身為觀眾的我,會成為故事的那個部分,那個角色。【2】

戲劇的世界是假亦真,是真若假。創意的觸角,不再僅限於舞台上。只要觀眾願意接受挑戰,這將會是更有趣,感受更直接的看戲體驗。

《閱遇計畫》的舞台變化與設計又是另一個值得再三玩味的戲劇想像遊戲。有別於一般兒童劇場花俏又多樣的佈景,導演選擇「物件簡單,卻充滿想像」的玩創意為出發點。導演利用劇場人常用的木製方形cue箱概念,將形狀延伸至立體梯形與直角三角形,讓七塊形狀各有不同,大小各異的木工物件,能有如樂高積木似的,在舞台上依循故事推演而做出不同的排列組合,佐以演員台詞與肢體表現,讓觀眾看到演員利用流動的物件以及變化擺放方式,創造出不同的戲劇空間,如火車、高山、狹谷、森林等景色。這樣的表現手法,同時挑戰著台下觀眾的想像力。

當一個物件具有高度開放性與沒有固定玩法時,激發出的想像力是更加豐富的。這類兒童劇場本身做為一種外在創意的表現,具有啓發孩子想像力,並將其內化成個人可被實現的創造力。誠如《向藝術家看齊!啓發孩子創造力53個練習》一書所說:「想像與思考都是我們的一部分;使用想像力就像在鍛鍊身上一條重要的肌肉,在強化這條肌肉的同時,也是在培養使用大腦中這個獨特區塊的習慣。」(頁149)【3】。

佈景的色調採淡色、多彩、漸層的方式,在在增加了場景變化的自由度。沒有特別在某一區塊突顯特定色系的上色方式,讓物件為換景之需而拆解與重組時,能不被太過迥異的色差,限制變化的可能性。導演大玩創意之際仍能顧及此一細節,著實讓人讚賞。

註釋
1、參考消息:台文館兒童劇「閱遇計畫」本週日熱鬧登場,http://www.cna.com.tw/postwrite/Detail/81229.aspx#.VOKlYSm5AfF,2011年4月22日
2、張麗玉/羅家玉著,《遊「戲」童年:扮戲 × 看戲 × 陪孩子玩出潛實力》, 2015, 台北:大好書屋。
3、茱莉亞‧卡麥隆&艾瑪‧萊弗利著,《向藝術家看齊!啓發孩子創造力53個練習》,大好書屋,台北: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