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裴豔玲與河北省京劇藝術研究院
時間:2015/03/14 19:30
地點:國家演奏廳

文 林立雄(清華大學中文所碩士生)

歷經幾度巡迴,戲曲大師裴豔玲所主演的《尋源問道》終於到了台北演出。裴豔玲已經以〈夜奔〉、〈嫁妹〉、〈蜈蚣嶺〉等戲博得「活林沖」、「活鍾馗」、「活武松」等稱號。除此之外,更有以裴豔玲的舞台人生為主題拍攝的電影《人鬼情》,可見裴豔玲在兩岸的戲迷的眼中,已然是非常優秀的演員。然而,這個優秀在於,我們總能在這些骨子老戲中,看見裴豔玲對於戲曲程式的一絲不苟,以及她為骨子老戲重新打磨的成果。在這次《尋》的演出中,她針對自己所工的生行,挑了幾齣代表作〈夜奔〉、〈探莊〉、〈乾元山〉、〈蜈蚣嶺〉幾齣武戲,以【新水令】這支曲牌為主開始尋源,最後則挑了齣老生文戲〈洪羊洞〉作為最後的結尾。

樂隊以【將軍令】吹台結束後,裴豔玲走進舞台,開始為觀眾們解說戲曲舞台上的特色與知識,以及進入自己開始從藝後的各種經歷,並用表演示範表現她對於戲曲藝術的堅持。整齣戲的舞台擺設並非重點,裴豔玲提到,當初找她合作的話劇導演林兆華,給了她非常大的空間,在這齣戲裡,她能以最舒服的姿態面對觀眾。在這場表演中,裴豔玲完全不容妝、不著戲服,以乾淨不具有任何符號的穿著演出。一方面,為了呈現方便,改扮人物而重新扮裝並不容易;另一方面,則與整體表演呈現有關,《尋》以裴豔玲為中心,親自面對觀眾講述、示範,自剖與對過去的自己尋源並問道。傳統戲劇進行多以對話呈現,但《尋》正好反其道而行,整場表演表現出一種「我的表演在於我的示範」、「在於我對觀眾說了什麼」、「在於我對觀眾的一絲不苟」的態度(在這個場次中,衣箱未替裴豔玲繫好大帶,於是裴豔玲在舞台上稍稍斥責了衣箱一番,可見其對於舞台上的呈現的堅持、重視與臨危不亂)。她也說明,自己並不是唬弄觀眾,她不需要包裝,利用著即將七十歲的身子,堅持且乾淨的完成了唱作俱佳的演出,告訴自己也告訴觀眾,或是當今的演員們,不能夠失去最最根本的身體。

「我不管其他人,我只堅持我自己。」裴豔玲在舞台上這麼說,認真又風趣使得台下歡聲雷動,在示範了幾支【新水令】後,裴豔玲興起,加唱了〈蜈蚣嶺〉一支【折桂令】,在緊湊的鑼鼓與如同金戈鐵馬的嗓音就這麼戛然而止的同時,亮相,讓人不得不拍手叫好,而我在台下想著:「一位年近古稀之人了,怎麼還有這般毅力,身段乾淨、一絲不苟,像是盛年時期一樣,演什麼像什麼。」然而,《尋》劇並不完全是為了自己,替自己尋源、問道,而是要讓更多人知道,戲曲藝術中什麼是不應該丟失,她用垂垂老矣的身體證明著。中場過後,所承接的一場崑劇折子〈偷詩〉是讓上半場已費盡所有體力的裴豔玲稍作休憩,也是裴豔玲對於徒子徒孫們的提攜。最後的〈洪羊洞〉雖看似與《尋源問道》無關,但,裴豔玲再挑選這折戲卻不是毫無意義的,楊延昭的句句唱段,不就是唱著裴豔玲即將老去的自己嗎?「光陰似箭」、「歲月不饒人」,上半場她不離口的語句,卻暗暗扣合著她內心的最深。尋源問道,她證明了戲曲的本質,也證明了自己所堅持。然而,我們又多希望,年邁的藝人們再多為我們唱作幾曲、幾齣。〈洪羊洞〉最後那一「問」,裴豔玲不需要再多說什麼,不過也看見了她面對消逝的矛盾心緒,依舊還頑固著。她在上半場時告訴大家,即便她已經是六十八歲高齡了,如果還能擰一個旋子,她還是要為台下為了看她而來的觀眾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