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日本流山兒★事務所
時間:2015/03/08 14:30
地點: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文 賴妍延(出版社編輯)

有許多美好的東西總會亙古通今的被保存下來,像是一首歌,一幅畫,一部電影,一齣戲,《義賊★鼠小僧》劇本自1857年以歌舞伎型態問世,由於故事緊湊有趣,內容大快人心,在這百餘年間,更曾多次被改編成小說、電影、電視劇,如今它又以現代舞台劇的嶄新面貌再次和大眾在舞台上相會。

《義》劇是一部充滿著巧合的情義故事,從小被丟棄的鼠小僧本名次郎吉,為了幫助欠債而尋死的刀鋪匠而潛入大宅偷竊,豈料這一偷,卻讓宅邸守衛被誣陷為同夥入獄,鼠小僧於心有愧,就在此時,他更意外發現了自己的生父竟然是……一連串媲美八點檔的巧合在舞台輪番上演,鼠小僧為何成為義賊,也自此誕生。腳本鋪陳精采有趣,其中又以兵賊相爭的武打戲更是讓人耳目一新,導演流山兒祥從選角自改編劇本都下了一番功夫,好在歌舞伎本來就是個雅俗共賞的庶民文化,只是原劇長達八小時,又是如何濃縮為短短的一百分鐘呢?

除了保有歌舞伎原有的花道進退場,以及每個角色的定格亮相之外,在口白方面,導演也完全比照原劇本充滿無限敬語的古式日文考驗演員功力,每一個簡單又古典的手勢都是該角色意象的投射,在這樣日本的立基點上,劇中表演卻又融合了現代舞蹈、嘻哈街舞以及百老匯的歌舞風格,很難想像百年以前的戲劇端到現代台前來,依舊那樣扣人心弦。東西之美相輔相成,緊湊的表現風格讓觀眾們又哭又笑,完全融入戲劇之中。其中一段在原劇本中佔據相當篇幅的偷竊戲,在預算以及表現手法上,導演用了如漫畫般可愛的紙偶,來表現鼠小僧闖空門的巧勁。有趣的是,每個紙偶都由操偶者繪製,要怎麼表現也由該演員決定,在風格不同的拼貼下,該幕成了最童趣活潑的一景,也節省了許多時間。

全劇另外一個亮點的是背景投影,這是經過多次改良之後,導演找到超越大型背景限制,所產生更靈巧的運用,光影的美感也不受舞台拘束,為整劇大大加分。一齣好的作品會影響觀眾,而觀眾的熱情也同樣會感染整齣戲的氛圍,在劇場,尤其是小劇場中,最直接的回饋莫過於觀眾們當下的歡笑與淚水,在會後QA時,導演毫不諱言他的作品加幕或刪戲操之於觀眾反應,在這樣熱情的鼓舞下,導演座談時更是發揮健談本性,讓人可以更貼近作品。

鼠小僧的故事如同臺灣廖添丁,劫富濟貧,充滿著當代人情與正義,有一些東西隨著時代的前進而慢慢被金錢利益削得淡薄,無盡的慾望與貪婪耗損每個人的靈魂,讓社會日趨麻痺。但不變的是,在我們的心底深處,總會希望一個亂世英雄的出現,剷除不公不義,打造世界烏托邦。劇末演員們換上了現代的服裝,在與開場相同的歌與光影交錯中噤聲前進,鼠小僧精神不死,世代更迭,那些厚道情義,正透過每一代人所付出的一點點善而保留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