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普雷祖卡舞團
時間:2015/05/02 19:30
地點:高雄市文化中心至德堂

文 黃淑蓮(台南應用科技大學兼任講師)

2010年安傑林・普雷祖卡(Angelin Preljocaj)領著法國普雷祖卡舞團 (BALLET PRELJOCAJ)於高雄市立文化中心至德堂呈現了不同傳統舞劇的《白雪公主》作品,當中動作語彙、服裝、舞台設計皆令人驚艷。今年高雄市春天藝術節再度邀請普雷祖卡舞團來台,令人好奇他如何將大家耳熟能詳的《一千零一深夜》 (THE NIGHTS)文本,轉換成以視聽感官經驗體驗神秘的「東方異國情調」。

整場演出燈光設計營造「夜晚」氛圍作為《一千零一深夜》舞作的基調,在舞台與燈光雙重設計下,製造出多場不同夜景與時空,引著觀眾一步一步走入普雷祖卡所規劃的夜世界,如出現狂蕩不羈的情慾場景,亦或是揶揄諷刺的女體景觀,特別的普雷祖卡利用男女、男男、女女的性別組合,在不同的「夜」萌發出各段落有著其不同的身體強度,與男女權力與性別領域如何被重新檢視、置放。

舞作一開始慵懶的、嫵媚的、妖嬈的土耳其浴女正是中東神秘的「異國風情」破題的開始,當中一段舞作以男女舞者們的交歡動作,強力地、間斷性的動作語彙傳輸著性愛情慾視覺訊息,當女性處於被動狀態任男性對身體索取慰藉之虞,兩性關係權力孰優孰劣顯而易見。舞劇雖非線性發展的軸線,但是普雷祖卡選擇以「夜」作為起始表徵,令人聯想《一千零一深夜》原文本少女珊露佐德在每個夜晚敘說不同的故事,以化解自己隔天被國王殺除的危機。普雷祖卡選擇在不同的「夜景」,在舞者人數、性別、服裝、光區上巧思地設計,藉由舞者們的動作張力與豐饒的音樂助瀾下,不斷地刺激觀眾在觀賞每一段故事之際,接收作品有關權力拉扯與對立,多元性別與重置,物化身體與奴性等議題。

有趣的是,舞作裡動作編創,普雷祖卡並不全然採隱喻性操作,或許因對於陌生國度文化的「異國情調」所產生的美學風格與他個人感受性,舞作中一方面以他者觀點處理神秘浪漫的異國情調畫面設計;另一方面,從主體觀點一直發展出一條身體解構後建構的軸線,將混絲絞雜的芭蕾/現代、東方/西方、理性/感性、單一/雙重等重新建構,相當邏輯性的處理動作,與結構性完成舞作。或許是因建立於深厚芭蕾基礎養成背景下,舞作中常見使用對稱性、整齊性的畫面結構,在結構性不斷的解構文本與不斷建構出屬於普雷祖卡特有的編創風格。例如第六夜景出現三對男舞者的段落如上述所提到普雷祖卡風格出現,兩人一對的男舞者,主體的一方反覆撫拭客體的一方,不斷地調整身體姿勢與位置,在儀式般的反覆之中,巧妙的在片霎間從雙人之間動作呼吸、勁力的運用與承接中,轉換了主客之間的位置。

《一千零一深夜》不僅在舞蹈設計手法引人入勝,在娜塔莎・阿特拉斯(Natasha Atlas)與薩米・比夏(Samy Bishai)兩人聯手製作的音樂,將人聲吟唱、器樂、電子音樂不著痕跡的出現在舞作段落,卻強烈地衝擊觀眾的聽覺感官,尤其運用人聲吟唱的手法,彷彿籠罩在神祕面紗下有人引導你去接近那未竟之地,或許這也是《一千零一夜》一直被流傳也不斷被傳頌的迷人之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