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台北市教師合唱團
時間:2015/06/08 19:30
地點:台北市中山堂中正廳

文 蔡孟汝(臺灣藝術大學表演藝術所碩士班)

台北市教師合唱團由藝術總監陳雲紅與許多優秀的女性教師與合唱同好所組成,創團至今邁入第四十二年,對於各學校基層音樂扎根教育有許多良好的貢獻。台北市教師合唱團在舞台上表演脈絡清晰,並且對於音樂美學的品味獨到。今年度,上半場的音樂橫跨文藝復興時期、巴洛克時期、浪漫時期、現代音樂時期,下半場的音樂為古典詩詞至客家歌曲。

《聲迴古今‧樂遊中外》全程以女聲四部搭配鋼琴為主,只有在現代音樂時期演出的歌曲加入了打擊樂器伴奏。上半場曲目共有八首,分別為文藝復興時期《Ave Maria》《Crucifixus》;巴洛克時期《For unto us a Child is Born》、《Breezy Bach》;浪漫時期《Due Meere》、《Ave Maria》;現代音樂時期《Impossible Bird》、《Lidertango》。

談到西洋聲樂可以從最早的宗教音樂開始探討,文藝復興時期的音樂已經從單一旋律線條風格逐漸變異為對位式、輪迴式的演唱風格,蒙台威爾第的《Ave Maria》就是一首最好的代表,這首歌曲無其他器樂進行伴奏,可以清楚的聽見台北市教師合唱團的節奏與音準。巴洛克時期的音樂如同當時的繪畫藝術,對於明暗的表現有相當純熟的技巧,韓德爾的《For unto us a Child is Born》就能夠聽出台北市教師合唱團對於音樂的大小聲的對比下了一些工夫,也許是想給每位女高音都有表現的機會,華彩的部分由幾位老師輪流演唱,因此也明顯的出現瑕疵,有些滑彩的細節顯得不慎流暢,整體音樂有點被拉扯的感覺,女中音的穩定度也不夠厚實,讓筆者覺得有點遺憾。最後值得一提的是現代音樂時期所選用的《Impossible Bird》,現代音樂又被稱為前衛音樂,結構不靠傳統的調性進行創作,《Impossible Bird》音樂特色是包含模仿鳥類的叫聲,台北市教師合唱團在這首歌曲的瑕疵就更明顯了,各聲部節奏因為現代音樂的詮釋方法,反而陷入節奏與音準失誤的狀況,尤其是鳥類叫聲出現時,有少數幾位老師是沒有跟上大家的。

下半場曲目共有十首,分別為和光詩詞《釵頭鳳》、《那茶那塔》、《驀然回首》、《賣花生–懷古》;客家民謠《客家本色》、《十八姑娘》、《花樹下》、《月光光》、《桃花開》、《一領篷線衫》。當音樂回歸到熟悉的語言與調性後,台北市教師合唱團的整體穩定度就回到了不錯的水平,《釵頭鳳》原曲是男女對唱,經過改編後有了新的演唱樣貌,四部和聲與輪迴式的交錯讓旋律線條顯得更加立體。《那茶那塔》的唸唱方式令筆者覺得有點驚奇,台北市教師合唱團在唱的部分揣摩了京劇的聲腔效果,雖然效果並不顯著,的確是成功的劃分了與其他歌曲的演唱方式。客家民謠的部分少不了代表客家族群的《客家本色》,這首耳熟能詳的歌曲將現場的氣氛活絡了起來,各個聲部將強弱與速度都掌握得很不錯,鋼琴與人聲對比鮮明、活潑。最後一曲《一領篷線衫》雖然整體穩定度良好,可惜了客語的咬字方面準確度,還需要再做細部調整。

《聲迴古今‧樂遊中外》上半場很有系統的將西洋樂派較為代表的作品呈現,透過進階式的聆聽可以充分了解音樂隨時間進而產生的結構變化。下半場介紹中國古典詩詞入曲的演唱與客家歌謠的演唱,將中國傳統與現代客家內涵透過音樂演唱出來。這場音樂會除了保守的歌曲之外,也大膽的嘗試將現代音樂人聲化,把習慣於安全步伐的聽眾帶入另一個多元碰撞的新領域之中。另外,在平台鋼琴的配置上,為了伴奏時的音量不要蓋過人聲,全程也未將音量的蓋子掀起,並且放置舞台左方,是非常聰明的做法。台北市教師合唱團很巧妙的將西洋古典與中國古典作結合,並且將東方與西方的現代音樂相互呼應,成功連結了今晚「古今」與「中外」的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