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對位室內樂團
時間:2015/06/15 19:30
地點:台南大學雅音樓音樂廳

文 陳信祥 (自由音樂人)

日本配樂大師久石讓於《感動,如此創造》一書提到:音樂傳達訊息遠比技巧好壞重要…….。後段也為此標題做了延伸的見解,主要他不希望大家在技術層面追求自身的卓越,將技術視為一切價值所在,如此一來就算演奏十分優異,也無法稱上音樂;技術和音樂就像是天秤一樣,台下演奏家必須苦練技術,上台又必須將詮釋傳達給聽眾,天秤兩邊只要有一方失衡,就會引來排山倒海的負評。今晚對位室內樂團所展現不僅讓天秤兩端達到平衡,音樂會設計的燈光、舞蹈等,跳脫傳統關燈演奏、開燈鼓掌的音樂會,讓民謠多了份溫度,縮短舞台與座位的距離。

曲目設計根據標題「民謠綺想」,挑選五位對自身土地充滿一份使命的作曲家,創作者用畢生所學和經驗,傳達出土地的一草一木、還有人的溫度。對位室內樂團對於作品不僅熟悉,且還從音符中讓筆者感受出新意,更重要的是每一位演奏家對於每一首樂曲所要傳達給觀眾的訊息,理念一致,也因此筆者能清晰地感受,並且感動,音樂最終目的不就是如此。

台灣作曲家陳主稅《歸途》,對位室內樂團的詮釋,讓筆者感受到「放鬆」,不管是思鄉的慢板樂段,或是寬廣激進的樂段,音色都明顯體會到放鬆,那不是週遭舒適環境產生放鬆,而是在外辛苦打拼,踏進家門的那瞬間,卸下一切的暢快。不同於陳主稅的旋律性作品,另一位台灣作曲家許常惠,跳脫調性,讓不協和音程遊走於樂曲間,散發出一種渾沌、徬徨的美感;獨奏小提琴家林佳霖以沉穩的運弓詮釋〈莊嚴的〉和〈思念的〉,筆者感受到演奏家奏出的音符扎實,每一顆音質都十分飽滿,因此樂句能不斷地持續綿延,而綿延的音符像是往下探究一般,將樂句一句一句往下挖,宛如就像行者,背負著歷史的傳承,慢慢地一字一音奏出;〈力動的〉和〈粗野的〉,獨奏者把演奏重心,從旋律線條轉移至律動節奏,將許常惠所要表達的原民舞蹈、廟宇熱鬧畫面精準呈現。

筆者很喜歡節目單曲解對於雙重奏的見解,內容提到:雙重奏為室內樂最小編制,它能保留樂器間的獨白空間,又可彼此輪流交替唱合……。林佳霖和高炳坤絕佳的演奏方式,令人印象深刻,兩人的律動感一致,樂曲流暢、動靜皆優,每首小品都展現出獨有的舞韻;而由郭卉恩所設計的舞台燈光,由前奏曲的冷系列燈到小歌謠渲染舞台的大紅光,雖對於舞台燈光沒有研究的筆者,也能清楚體會到樂團所要傳達給聽眾的俄國的氛圍。

室內樂可貴的是不同語法的演奏者,如何從練習、討論中,用一樣的「口氣」演奏出樂曲,對位室內樂團演奏史麥塔納《我的一生》,讓筆者感受到前所未有的震撼感,第三樂章綿延的緩板,從大提琴開場獨白,筆者就全神目光被吸引,從中也感受到,樂團極力表現出悲壯的感受,痛苦、掙扎、怨天,直到豁然,第四樂章中提琴主題再現,小提琴發出代表耳鳴的尖銳高音,本是一片歡樂的樂曲又頓時幽暗,樂團在短短二十分鐘內述說出史麥塔納的一生,如此艱鉅的樂曲,對位樂團表現的令人驚艷;其中遺憾是曲目編排,對於《我的一生》只演奏末兩樂章,捨棄前兩樂章令筆者覺得可惜,如能完整演出,應能讓聽眾感受到更多。

音樂會會後,更加讓筆者體會「傳達的訊息遠比技巧好壞重要」,並不是鼓勵演奏家顧此失彼,這樣只會製造出一片災難,而是在精進技巧同時,用心體會作曲家對於音符的建構;感受他所要傳達何種訊息給演奏家,演奏家再轉達聽眾,畢竟這是聽眾唯一最接近作曲家的時刻,無需花拳繡腿來證明,把時間交給音樂去流動,只要聽眾感受到音樂訊息,感動就隨之而來,今晚就是最好的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