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阮劇團
時間:2015/11/09 18:30
地點:嘉義縣表演藝術中心實驗劇場

文 劉祐誠(中正大學中文所研究生)

《愛錢A恰恰》是阮劇團2015年秋季製作作品,也是阮劇團第五個改編西方戲劇經典演出。《愛錢A恰恰》(以下簡稱《愛》)改編法國劇作家莫里哀(Molière)著名喜劇《吝嗇鬼》(harpagon),《愛》劇故事梗概基本上承襲《吝嗇鬼》架構。《愛》劇此次演出動機仍舊是阮劇團長期致力想傳達給嘉義觀眾的想法,亦即藉由閩南話這種既熟悉又陌生語言,拉近西方經典作品與台灣觀眾距離。《吝嗇鬼》首演時代雖然與現年相距甚遠,劇中財主角色如何開源節流過生活,透過那些誇張甚至讓人咋舌的生活故事,無論法國或嘉義觀眾皆能達到讓人發噱的效果。

第五年嘗試用閩南語改編西方戲劇經典的成果,當然見到阮劇團於整齣戲劇演出置入許多可能令嘉義觀眾習以為常的意象。首先主要角色由阿爾巴貢替換成高金土,還有阿女、阿麗、金寶姨……等可能符合觀眾認為昔時台灣取名的習慣,當演出時序進行至晚上準備宴請賓客時,舞台的婚禮呈現,利用八仙彩、花圈及諸多囍字勾起觀眾對傳統婚禮想像,甚至在每個轉場時,也以紅色春聯對接下來內容做提綱挈領的介紹。誠然,舞台道具看似平常,倘若有機會觀賞過2013年《熱天酣眠》、2014年《ㄞ國party》,再重新看《愛》劇,可以發現阮劇團持續努力去除可能殘存的外國元素,致力讓在地意象映入觀眾眼簾。

整場演出全部以閩南語呈現,於現在的演出環境確實是一種另類嘗試,不僅演員需要適應,觀眾也需要調適。《愛》劇以「身世不明命底壞,為得生活走天涯,煞到頭家千金女,甘願委身求真愛」開場,整場的最後則用「其實係伊無夠儉,你若散過就知影。腹腸開闊隨運命,咱來歡喜跳恰恰」這種形式稱為四句聯,四句聯是以七字為一句,四句為一葩的寬鬆韻文。四句聯是歌仔冊常用的句式,歌仔冊則是歌仔戲風行前的底蘊。《愛》劇在開始與結束均仿擬歌仔先(演唱歌仔的表演者)於正式表演前後扼要點明劇情或念誦勸世教化語句,如果閉上眼睛,仔細聆聽演員說出來的話語,除了缺少唱詞之外,彷彿就像1930年代流行的廣播歌仔戲,此時再睜開眼睛繼續觀賞《愛》劇,雖然舞台上演員身著不一樣服裝,飾演不同於《梁山伯與祝英台》、《陳三五娘》等經典歌仔戲劇碼,《愛》劇卻讓我覺得恰似從法國渡海來台的歌仔戲。

閩南語因為歷史的緣由,讓大家對於某些用詞不甚熟悉,演員的肢體語言剛好補足語言溝通的不足。閩南語不同於國語,閩南語有八個聲調,國語則只有四聲,因此講唸閩南語聲調非常重要。下半場父子相逢片段,劇作家置放釣魚台是趙魚台的家園,釣魚台是我們的橋段。詮釋趙魚台的演員當然清楚講出「釣」與「趙」的差異,我還是聽見附近觀眾低聲討論這兩字的差別,雖然部分觀眾無法從聽覺意識劇作家的用心,但是藉由演員的肢體表現,還是能讓觀眾笑開懷。作為觀眾的我,欣喜阮劇團長期致力推動閩南語的戲劇演出,第五號的閩南語喜劇作品確實見到阮劇團堆砌的里程碑,或許我是一個貪心的觀眾,在編年體的紀年方式下,五年是個值得被大書特書的日程。此次阮劇團已經讓人看見他們編寫閩南語的成熟及嘗試製作喜劇的功力,或許他們可以思考下一個五年準備帶給嘉義觀眾另種不同的戲劇世界,當每年觀眾觀賞完《熱天酣眠》、《ㄞ國party》或《愛錢A恰恰》,大家真的會更加了解《仲夏夜之夢》、《烏布王》或《吝嗇鬼》?或是觀眾是被阮劇團改編後的作品演出感動?題材的選擇確實有表演工作者的選擇或堅持,如果往後能見到阮劇團作品直接創造原生喜劇或戲劇作品,我想那又是阮劇團另一段精彩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