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陳美雲歌劇團
時間:2012/03/09 19:00
地點:台北市大稻埕戲苑

文 張啟豐

《河邊春夢》號稱歌仔戲版的《胭脂扣》,演述往昔大稻埕流金時光中,清代艋舺富少許三郎與春風樓當紅歌伎金釵、1940年代商人俊明與那卡西走紅歌女美娟的情緣,以「西洋樓」作為並置陰陽兩界、辯證男女情愛的試煉場,展開相隔50年各自發展卻又依稀彷彿的愛戀情節。

劇情發展以古今雙線情節並行發展,相互映照。石砌小高臺橫亙舞臺,作為序場金釵投河的河岸行道,右上舞臺為西洋樓客廳,左下舞臺主要作為那卡西情節區;舞臺空間運用可謂經濟多元,有效呈現場景轉換的靈活性。全劇情節推展順暢,古今流遞迴返亦未見扞格;只是,序場金釵跳河因由及西洋樓之謎的揭露,因為劇中交代未清,而顯得突兀。此皆先按下毋論,因為整齣戲精彩的是演出!

此劇舊戲新排,引人注目的自然是扮演許三郎的蔡美珠。蔡美珠在常年舞臺經驗及自我精進之下,形塑極為強烈的表演風格,俊俏靈動的眼神,低沉富磁性的嗓音,鏗鏘清晰的唸白,聲情兼備、轉音細緻的曲唱,一出場自然引來熱烈的掌聲。春風樓初遇金釵一段,從乍看、端詳、驚豔、喜出望外,到情不自禁地起身繞桌而行;一步一眼神,顧盼生情,表演能量則層層蘊積,步步釋放。唱【都馬雜碎調】「歌聲舞影為伊起了狂」一句時,情感如沸騰般熱烈奔放,此時已然眼神百變!十足展現富戶人家年少癡狂的一面。蔡美珠嗓音並非全然珠圓玉潤,低音深沉飽實,富層次感,較高音域則略顯枯索,但是卻外枯中膏,枯澹而有味;下半場一段有感於和金釵二人愛情受阻的【深宮怨】轉【宜蘭哭】唱段,情感完全投入,特別是唱到「愛妳生生世世,愛妳歲歲年年」二句,集悲慟、委屈、無奈於一聲,加上外放張揚的肢體展現,十足個人唱/演風格展現!

就表演風格而論,蔡美珠好似璀璨奪目的寶石,而陳美雲(飾春風姨)就像圓潤光輝的珍珠。整場演出中,陳美雲的表現最為全面周到,整體舞臺感極佳,戲曲節奏自然流動,不僅演唱聲聲入耳,四句聯更是令觀眾眾心期盼、衷心讚嘆。例如:上半場許三郎春風樓初識金釵之後,春風姨上場交代三個月時間的經過,以四句聯起始,接唱【江湖調】,再轉四句聯,真個是唱念俱佳;尤其四句聯所使用的語詞無一不熨貼、無一不適切。另外如下半場,勸說三郎到廈門作生意,三郎離開後,在四句聯的表現中,才向觀眾透露:是她向三郎之父獻計,意在拆散三郎與金釵!還有,藉故支開琴師阿南一段,更將到歸綏街買油條及杏仁茶等編入四句聯,額外為大稻埕增添了色彩與味道。演出時念白無字幕,因此使得觀眾仔細聽;正因為仔細聽,才更瞭解陳美雲運用臺語詞句的深厚功力:由於腹笥甚豐、經驗無數,才可以使「腹內滾」在舞臺上強強滾!至於蔡陳二人的精彩對唱,更令觀眾一飽耳福,例如:第五場【七字半講唱】的輪唱,如泣如訴,各展抒情。在在顯現功力深厚、經驗老到的聲情表現!

平心而論,這齣戲的故事或許吸引人,但是坐在觀眾席中,最期待且最受吸引的,是陳美雲和蔡美珠的表演!至於特邀戲劇指導澎恰恰,在場上的表演雖然中規中矩,然而更令觀眾注目的,毋寧是他在情節歧出之外的表演。例如:第三場【醒酒歌】不唱並不影響情節進行,唱了則更為表演加分,也享受更多觀眾的掌聲。這樣的例子在整場演出中並非唯一,每次出現都能達到效果;於是,劇情再度被放在一邊了……

就姑且將這個現象,作為此場演出的註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