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栢優座
時間:2015/11/14 14:30
地點:桃園市中壢藝術館

文 黃佳文(社會人士)

常言道「士為知己者死」,慷慨激昂中蘊有壯烈的浪漫。人碌碌一生知己難得,捫心自問,稱得上「知己」者又有幾人?

栢優座《刺客列傳──荊軻》不只抒發豪義挺身的悲壯,更重新詮釋《史記‧刺客列傳》中的荊軻壯舉,通過編導許栢昂的構思,賦予名為縱橫之士,實為常民的荊軻情感血肉。史籍裡的荊軻豪情悲壯,身負家國重任;本劇則擬現了荊軻的家居日常與鄰友情誼,含蓄內斂地表述親情、友情之不捨。值得一提的是,荊軻告別高堂離去、對未及長成出嫁的女兒真情告白,天倫夢斷,哀嘆之情已非言詞可表。

綜觀全劇,忘川河撐渡追念人間種種,引出荊軻刺秦的前因後果,大抵依循《史記》所載,略展巧思,調笑其間,化悲沉為流利;劇末等候秦皇歸塵而來,頗有深寓,人生幾度春秋,終歸一死,或輕如鴻毛,或重如泰山,荊軻雖死卻驗證了自己身為縱橫烈士的機謀沉穩與膽識遠見,做為「知己」慷慨賣命而博得後世聲名。

全劇主要由郎祖筠、許栢昂、王辰驊擔綱演出,各顯其能蔚為大觀,編導許栢昂善用一桌二椅及小巧道具,以京劇唱唸、身段功底展現求職、拜訪魯句踐等情節,不同時空背景的生活樣態集聚在舞臺上,開展古今對話的可能性與趣味性;郎祖筠扮徐夫人,一曲鼓書別開生面;而王辰驊一人分飾多角,挑戰演技變化,俐落有度。不過,化「筑」為人的發想別出心裁卻也顯得「雞肋」,可再斟酌。

《刺客列傳──荊軻》於衛武營藝術文化中心演出後,次週回到許栢昂家鄉桃園上演,作為「鐵玫瑰劇場小戲節」節目之一,在地劇團展演缺乏「知己」捧場,實為可惜。除了在編導手法上的創新突破外,如何善用京劇功法,而不急於融粹多元表演藝術與風格,造就屬於自己的特色亮點並長久耕耘奠基,是栢優座創團以來務必面對的處境,衷心期盼漸有大成,別開生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