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凡響管弦樂團
時間:2015/11/05 19:30
地點:台北國家演奏廳

文 曾大衡(臺灣藝術大學表演藝術研究所)

每年都有新作發表,並且在創作的曲調上有特別語法的李和莆,繼去年的「聲,so打擊」擊樂系列I,今年再推出以人聲為主的「優腔華調」。這次的人聲系列,是將許多新詩與台灣本土詩加以譜曲,並結合鋼琴伴奏徐嘉琪,與楊艾琳、陳允宜、王望舒、林中光等聲樂家的演唱,呈現不同的跨領域音樂、文學、演唱風貌。

開場的《搖子歌》是李和莆多年前為向陽詩作譜曲的作品,有別於之前的合唱版,這次由楊艾琳的獨唱,更能專注深刻感受一個母親,在哄孩子睡覺時殷切的期盼孩子安穩長大的愛。第二首《阿媽的白頭鬃》對比《搖子歌》,一個是年邁耆老,一個是初生嬰孩,不同的寫照,李和莆在《阿媽的白頭鬃》的曲調上展現了兩者的落差,尤其在「清朝出世日據嫁尪,如今守寡幾偌十冬」這兩句,透過楊艾玲詮釋的曲調與詞情,讓人能感受到時代變遷的無奈。

由陳允宜所唸唱呈現陳黎的詩《梳子》,四句的詩句,用無調性的伴奏與敲擊呈現萬千髮絲的凌亂,情緒性的唸與唱強烈表達,梳子化作時光看見白髮時間的軌跡。《春分》這首有些混亂,或許沒有依字行腔,有些文字與曲調不是那麼的契合,結構大致相同的四段沒有太多的變化,音階大部份維持在相同位置,聆聽上久了會有疲態。

《五月節》輕快的台灣民謠節奏,感受在地化草根的親切。《愛酒》多半音的伴奏,呈現一種神秘的驚悚,符合幾杯黃湯下肚的情緒,林中光厚實的嗓音,詮釋酒在胸膛的沸騰。陳昭誠的一系列童詩《哇哇哇!》、《李仔糖》、《夜精靈》,用五聲音階搭配爵士和聲的語法以及輕快鮮明的節奏,幽默表現了童趣。胡適的三首小詩(第一首小詩、第二首小詩、第三首小詩)用「極短」風格當作主軸,白話詩變得不白話,充滿了表現主義惆悵之感。《彎彎月娘》有流行音樂曲風的感覺,搭配聲樂唱腔略顯違和。《烏面祖師公》同樣也是台灣民謠的曲風編排,符合詞情的意境表達。《搖籃歌》、《滿山春色》、《草螟弄公雞》三首二重唱,在念唱之間互相對話,文字出現音符與情緒宣染,像是熱鬧的彼此分享。

幾位聲樂家都習慣以義大利聲樂的詮釋唱法,表現這些台灣在地本土詩詞,一開始實是滿新鮮的一個嘗試,有一種跨國融合的感覺,但聽久了發現,樂曲合聲轉折都極為雷同,久了會有疲乏的感覺,而義大利聲樂唱腔的詮釋,也難以完全表現台語語言性所獨有的特色。另外,聽眾大部分皆是音樂系或音樂界人士,愛樂者所佔為數不多,或許也反映這種聲樂演唱的融合不夠貼近大眾的聆聽習慣。作曲家在做這樣的跨界融合時,也要思量考慮不同的文化與不同的語言性與聆聽習慣帶來的差異,才能夠找到更適切的詮釋。但是對於李和莆勇於創新的挑戰,以及對音樂的熱情與創新,實是給予極大的肯定,期待在明年能夠再次聽見他的新創系列,讓跨領域藝術的結合能夠更上一層樓,也把台灣在地的文化創意用不同的表現媒材─音樂─呈現出更新的風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