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對位室內樂團
時間:2015 / 11 / 20,19:30
地點:高雄市音樂館

文 陳信祥(自由音樂人)

作家焦元溥於《樂之本事》中提到:「許多『困難作品』之所以令人陶醉,道理就是如此。那些艱深與複雜不見得是要為難你的智力,而是使你暫時忘卻思考,並藉此直擊你的心靈。」雖說筆者對當代音樂還是有些許的刻板印象,但當欣賞完《錯過茱麗葉》,詩詞與音樂融合那瞬間,早已將流言蜚語拋諸腦後,那既美妙又深邃的樂音,讓筆者留戀殘響之間,久久不能忘懷。

深耕南部音樂環境十多年的對位室內樂團,擅長以室內樂團搭配戲劇演出,戲劇在音樂的催化下,劇中喜怒哀樂產生化學變化,鮮明活潑;音樂也在戲劇引導之下,張力層次明顯,情感濃厚,魚水互助,作品的高度和深度都值得肯定。

對位室內樂團的合奏默契以及音樂想法,呈現完美一致,對於演奏拍子繁雜的當代作品,顯示出平時扎實的排練和討論;《采桑子》由長笛和豎笛兩條平行線,緩緩地吹奏出迷幻的平行音程,換氣點和音準密合的兩樣樂器,融合出第三種樂器的音色,引導出優美的弦樂,齊奏繪製出一幅優美風景畫,讓女高音可以自然地演唱;《給你》能聽見弦樂清澈地音色於管樂吹奏出的不協合音上盤旋,產生衝突美感,結尾的聲樂和弦樂的彼此唱合、輪奏樂段,筆者更是聽的出神。男女高音的神乎其技詮釋和技巧,在《特技家族》一「聽」無遺,樂曲唸、唱輪替唱腔和咬字脈絡清晰,歌詞設計唱法也宛如特技表演過程,稍有一閃失變釀成大禍,但兩位歌者的演唱讓今晚掌聲不間斷;其中女高音林孟君的聲線令筆者驚艷,戲劇性層次分明的設計,帶有情緒的唸詞,乍聽之下歌詞趣味十足,但演唱者卻能傳達出背後的辛酸苦。

「情緒表現歡樂,旋律只唱出含蓄;音樂徬徨於黑暗中,表達出內心的痛」,這是筆者對於《錯過茱麗葉》音樂所下的註解。音樂創作兼導聆李子聲,他提到因對於南北管的喜愛,故將戲曲的元素融入創作中;或許是這樣,也讓儒家思想的謙卑和含蓄,融入音樂中,且器樂演奏或演唱者的聲韻上,也都帶點戲曲韻味,成就李子聲獨特的音樂語法。筆者聆聽音樂時,彷彿劉姥姥進大觀園一般,滿滿的巧思、樂思不斷地衝擊著我,《旋轉》運用華爾滋節奏,卻捨棄重拍,留下兩個無支撐點的弱拍,慌張似地尋找;《命運》歌者的拋接唱設計,趣味橫生;《綑綁》和諧與不和諧音符交錯述說生命的結,在鬆開與纏繞輪迴等。主題動機遊走全曲,讓樂曲產生統一性,且前後呼應。李子聲作品中不僅有技巧、情境氛圍等,還有迷人的故事情節,他提到:「只要相愛,就會有等待」,《就是這時候》也是李子聲想要傳達出一段真實等待愛情的故事,並提獻給那位等待初戀的女士,令人動容。

當代音樂的詩歌劇場,不僅對於舞台上演奏者是項挑戰,更考驗著觀眾接受度;雖名為詩歌劇場,內容必定有劇和樂,但因音樂能量過於強大,而導致戲劇相形見絀、比例失衡,為美中不足點。舞者的身體和基本底子扎實,《右手凌空飛起》只在與肩併寬的圈子內舞動身軀,令筆者著實佩服;不過一個將道具移動的動作,觀眾就產生很多不同的反應,相信應該還有更巧妙的處理方式,不過此為戲劇門外漢的筆者一點著見,僅供參考。

李子聲的當代作品,不僅讓南北管音樂重新找到定位,也為台灣音樂圈留下極為優秀的作品,大眾也許對當代音樂參雜著許多刻板印象,總覺得艱澀難懂,但唯有放下主觀意識,才能陶醉於其中的美好,相信聽完《錯過茱麗葉》後,您也會與筆者一樣,腦海中盤旋的竟是那一夜等待中的愛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