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老男孩劇團
時間:2016/01/31 14:30
地點:高雄正港小劇場

文 羅倩(台南藝術大學藝術創作理論研究所博士生)

將「遺憾」當作主題,似乎就預先蒙上一層字詞想像的陰影,「遺憾」是一種事過境遷後,內在油然而生的情緒,它特別指向無法回頭重新修正的過去時間層,已經發生且無法改變的曾經。老男孩劇團第二號作品《我/你的世界 你/我的影子》(以下簡稱《我/你》)以「遺憾」作為主題,給自己出了一創作的難題,因為「遺憾」似乎更屬於一種個人性的經驗,在劇場的表現上,觀眾是否能感同身受這樣的「遺憾」,成為編導首先需要面對的課題,而《我/你》則幾乎完全用愛情來辯證此一主題。

「你還記得…?」、「你眼中的我是什麼樣子?」這是舞台上的戀人絮語,急於想要確認在對方眼中的自己是什麼樣子,導演在此段投擲出了愛是一種幻想還是妄想的提問,前者可以透過實踐被滿足,後者卻是一種不可能的想像,在愛情的脆弱性與必然會消逝的狀態下,使得自我主體必須持續不斷的分裂與增生,在單數與複數的轉換之間,那些在時間推移之下所疊加的傷痕(trace)成為了導演所欲指向的「遺憾」。

「遺憾」的是愛情是有「保存期限」的,在有著制服小姐的酒店展開關於「保存期限」討論的段落,完全以兩個男性的對話為主,女性只是作為陪襯、誘惑與情慾的演出角色,喜新厭舊隱喻著愛情會隨著時間逐漸褪色的殘酷本質。此段的表現形式是有趣的,A男對著觀眾說,B男聽,卻同時陷入搬演A男說的情節狀況劇,一方面要面對美色的誘惑,另一方面還要聆聽A男分享關於男人內心的小宇宙,不只是B男本身呈現一種聽覺與感覺的分裂,觀眾同樣也並置分裂成兩個狀態,要聽右邊的A男講話還是看左邊的B男和女演員上演的火辣情慾演出,除了是一種視覺上無形的並置錯位,亦可以感受到視覺與聽覺造成的一種理性與感性的即時作用的拉扯,在專心聽理性論述的告白和聚焦在情慾視覺之間搖擺不定。

《我/你》其實展現了多種「複數」[1]形式的趣味,舞台上兩組木製可移動層架組合架、八張椅子,五位演員中有主要兩對情侶與一位中立的協調角色,愛情需要兩個人、「遺憾」也需要另一個人才能完成,戲劇中關注不多的「單身」則成為了一種尷尬的存在,它在「複數」的之前與之後,作為單數處在愛情的對立面,顯得不知道要擺放在那邊才好。

或許因為命題先行的預設,使得偏向愛情論述的演出產生一種悲劇傾向的結尾,整齣戲看來有一種自我理解上的拉扯,生命中是否只有愛情可以產生遺憾?遺憾是否包含更多的面向?沒有透過強烈的戲劇張力來討論愛情中的激情、吸引力、命中注定的可能性,也沒有如柏拉圖在《會飲篇》對愛情起源與生命本源探尋論說的深層力道,使得《我/你》從複數必然只能走向單數的結局。

以對話的辯證作為《我/你》的重點,有其優勢亦有其劣勢,大量的對白接龍稍嫌不夠準確擊中「遺憾」的所在,角色間對話的連續性層次在某些段落感覺僵硬,演員因為沒有特別清楚的角色設定,在段落與段落之間對於角色印象會過於重疊以致無法判斷對話及人物的關係,編導以「遺憾」作為主軸,卻主要都聚焦在愛情上,且缺乏女性視角的觀點,生活其它可能的「遺憾」亦沒有著墨,而愛情是否全然只能用「遺憾」來詮釋,忽略了愛情之前與之後可能的「複數」形式,如之前的暗戀與之後的婚姻狀態,或許是戲後觀眾心理最直接可能的疑問。

註釋
1、這裡的「複數」主要是英文文法中的「單數」與「複數」的概念,用來比喻「單身」與「情侶」,以及延伸討論劇中「複數」概念的表現形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