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雞屎藤新民族舞團
時間:2016/03/05 14:30
地點:國家劇院實驗劇場

文 林貞言(臺藝大戲劇系表演藝術研究所)

曾經,女性長期的在父權主義宰制之下,被視為男性的私有財產,要遵從所謂的三從四德,也強調「女子無才便是德」,不配當成是一個完整的個體,並利用婚姻使女性成為合法的奴隸;現今,兩性平權不再只是口號,而是逐漸成為實體。此齣《我的多桑、卡桑與他們的昭和戀歌》透過藝術總監許春香,用女性眼光來去看自己的多桑、卡桑生命歷程,會道出什麼樣的愛情故事呢?

開場利用投影播放以漫畫方式做的人物角色的背景介紹,告訴觀眾過往的婚姻大多透過媒人介紹,看個相片本,又或是男生去女方家觀看,若男方順眼,女方家長也同意,這事便成了。然而,就在看似門當戶對的過程中,從男主角多桑看到女主角卡桑時,便覺得她就是他的真愛;但卡桑卻道出與多桑第一次相見就壞了了的伏筆……而故事就從這開始。多桑是在日本就讀東京藝術大學修習表演藝術,西裝筆挺、敷面膜、聽留聲機,也喜歡唱聲樂,夢想當男主角卻只能在電影眾多忍者當中擔任其中一位配角;卡桑則是林百貨招聘的第一代服務員,套裝、香水、高跟鞋、最新的髮型設計、喜歡喝咖啡、吃西點,是正值青春美麗年華的少女。一個是當時的小開、黑狗兄,一個是道地的黑貓姐,透過婚後我們更可看出,當多桑想要開什麼店時,卡桑是沒有辦法拒絕的,身兼數職的她,除了當老闆娘還要顧小孩,在充滿日本大男人主義的多桑,雖說受過西方教育,然而對於外表西化的卡桑仍被傳統包袱壓著,是無法卸下的。女性地位也只是空有其表,對女性的教條框架依然存在。

雞屎藤新民族舞團按照故事劇情走向搭配,透過說書人兼導演的陳慧勻把戲劇與舞蹈〈林百貨〉、〈夫人美容院〉、〈莎樂美冰果室〉、〈台南進行曲〉、〈梅蘭照相館〉、〈失戀〉、〈運河悲喜曲〉緊密串接。從〈林百貨〉一開始的百貨公司小姐,女舞者擔任小姐,一位男舞者擔任主管,看出執掌權位以男性為主,及最具代表〈
梅蘭照相館〉五位女性舞者運用服裝及肢體表達想要掙脫的情緒,從高跟鞋脫下,把美麗頭紗用力地扯下,宣洩對於男性所持有的霸權與心中交錯的情感;最後,因為多桑誤會卡桑跑出去玩晚回家,殊不知卡桑是為了家裡去批貨,在〈運河悲喜曲〉中,兩人相會時,卻在卡桑的一個巴掌下,拍醒了所有人──不是用性別來決定一個人該有什麼舉動,不管你是男是女,都有權做自己想做的事,變成自己想成為的人,而不是一再被犧牲。

謝幕時,藝術總監許春香被邀請出來說話時,語塞哽咽道不出,五味雜陳的感受好似懂得。看著自己父親孤單的身影,另一方面是自己所愛的母親想掙脫的束縛,從那一張完整的婚紗照到被撕碎又再次黏回的痕跡,那淡淡的憂傷,把女性想擺脫的情感與抉擇的痛苦,隱約的表達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