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Nina Dipla
時間:2016/3/27 14:30
地點:台南市涴莎藝術永華館

文 徐瑋瑩(特約評論人)

Nina Dipla的獨舞《羅莎-ROSA》,創作靈感來自家鄉希臘與鄰近地中海國家的政經危機。與碧娜‧鮑許共事過的Nina,舞作中有戲劇化的日常生活動作,與張力飽滿的情緒動作表達,和令人動容的詩句吟誦。此舞最特別之處在於,以西方劇場式的舞蹈風格,最終傳達的訊息卻是如禪宗般的開示,啟發觀者若要回應與消弭今日各地的暴力、欺壓,唯有對自己與他人注入慈悲、關愛的柔性之力。《羅莎》指出向內關照,而非向外求索,才是通往和平之路。宗教在此作品中,不是舞蹈的素材,而是解決人類問題的答案;舞蹈在此也不只是意念的表達,而是點亮生命、鼓勵人生的燃煤。

Nina的《羅莎》以地中海女性悠閒、高傲、性感的形象開場,政經危機之後,一切都變了調。在贏者全拿、輸者待宰的國際強權關係下,Nina以奔跑、發抖、仰望天際的動作表現弱勢國家女性的恐懼與祈求。開場拿來扇風與隨意拋擲的貨幣,在危機中,成了一分一毫都得小心拾起的寶物。在如此煎熬與無望的生活中,Nina披上白袍,不斷的旋轉,如蘇菲教派以旋轉儀式淨化身心,透過改變對世界的觀點來改變艱難的現狀,讓心而非理性抉擇來解決問題。強調以心的作用、愛的力量使世界和平,是此作品解決國際危機之答案。今日,在強調理性思辨勝過感性關懷的陽性霸權中,以愛、包容、連結為和平找出口的實踐,讓此舞更具大地之母的陰柔女性特質。

《羅莎》是一支難用言語形容與詮釋的舞蹈,在觀賞之際,理性退居幕後,卻感動不斷。感動來自Nina真誠投入的舞動,沒有高難度的技術,但在舞動中有著強大的感染力,讓即使不熟悉地中海國家狀況的我們,也能將之與目前台灣的處境連結。感動之後,我再次思考:舞蹈,是甚麼?但這一次,不是理智的沉思,而是經由心的感受,來體驗這個問題。

舞蹈,並非只是娛樂、思想與情感的表達、溝通。《羅莎》中透過魯米(Rumi,1207-1273)的詩句,舞蹈化身為隱喻。舞蹈即是存在,活生生地、身心合一、不受拘束的存在。思想、心跳、乃至於身體外顯的舞動,都是生命的流動,存在的表現。當魯米說「忘掉所有不會教你如何舞動的觸感與聲音」,他或許是在提醒我們,不論在多麼困頓的環境裡,不要讓外在的社會限制與制式化的思想吞噬靈魂的自由、監禁本可自由舞蹈的身心。《羅莎》告訴我們,當人類相互攻擊、廝殺之際,要啟動的不是更多的理智去解決問題,而是去啟動擁有愛與連結能力的靈魂,此才是化解危機的真正之道。

Nina企圖透過舞蹈為歐洲局勢提出問題解決之道,將危機化為生命昇華的轉機。《羅莎》讓我們感悟到,當人一無所有時,這時,才能洞見被物質充塞的日子所無法遇見的清明,回到自己內心深處,回答生命最基本的問題:為何存在與如何存在。當人在一無所有之際,只能向內誠懇地探問,並與自己深刻的接觸,直到那時,我們才能體悟,存在最寶貴的不是物質的滿溢,而是心門的開啟,以此連接眾人、經驗自然,重新找到生命的自由、力量與意義。天災人禍的劇痛後有著上天所賜得的寶物,讓人類在苦難的當下,升起慈悲之心,善待自己與他人。或許,直到那天,人類以理智、科技所苦求無望的和平,將在感性的愛與慈悲中自然到來。如舞作中引用泰國佛教僧侶阿姜查(1918-1992)所言「尋找和平……你可能找不到它。但是,當你的心準備好了,和平便會來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