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舞蹈空間X日本計畫
時間:2016/04/09 19:30
地點:臺北市水源劇場

文 張雅雯(臺灣體育運動大學舞蹈學系研究所)

此次舞蹈空間舞團所演出的《徹舞流》總共三支舞碼,其中的〈Grace〉看似樸實無華,但舞者肢體所展現的滲透張力卻後勁十足,令人想細細品味。「〈Grace〉是島崎(編舞家島崎徹)從坂本龍一的音樂中獲得的靈感,細膩與沉穩的節奏,令他聯想到日本庭園的優雅意境:盆栽中的植物並非全然靜止,而是隨著長時間的修剪,慢慢地變化與定型。」【1】

舞作一開始,一對頭戴面罩的男女舞者在聚光燈下,女舞者趴在男舞者的背上,手腳極盡延伸地向外發展,時而停靠產生支點,利用瞬間形成傾倒重心的平衡狀態。舞者的動作精細、緩慢,在動靜之間尋找優雅的平衡,每一個落地或移動,都像是經過精密的計算,觀眾所接受到的視覺觀感就是優雅。燈光漸亮,可清楚看見白色地板,以及舞者身上的非全白色舞衣,白色帶點潑墨的色彩。在第二段中,舞者的面罩已經取下,像是表達摘除盆栽中的枝枒,再進入修型的階段,舞者間的動作,在肢體互動中線條錯落有致,呈現造型的空間感,且多為水平間的移動方式,甚少出現垂直向上的抬舉動作,和盆栽的照養方式不謀而合。

舞作所使用的音樂,是由坂本龍一及德國電音藝術音樂家Alva Noto共同合作,在鋼琴聲與電聲脈波結合下,營造一種純淨的空間,雖然節奏不甚明顯,但舞者的身體跟隨著音樂的律動,以緩慢、優雅的姿態與其他舞者產生氣場的共鳴,達成與音樂的和諧。

此舞的動作特色即是「緩慢」、「優雅」,所以舞者的身體控制能力極佳,而且越是緩慢的動作越是困難,需要有沉穩的下盤以及強壯的核心肌群,去帶動身體重心的轉移;舞者間具備良好的默契,在雙人的抬舉或支撐動作能呈現流暢與平順的視覺觀感。且編舞家在純淨的主題中發展動作與空間的變化,不讓人覺得單調、無趣,反而會更專心去觀賞舞台的上所有過程,似乎在觀賞中國的水墨畫,有山水潑墨也有留白的瞬間,讓觀眾有更寬廣的想像空間。舞作的最後,只剩下一對男女,回到開場的畫面,意味著大地萬物生生不息,看似靜止的畫面,卻有無限生機暗藏其中。

編舞者所接受的身體訓練以及過往的經歷,會直接反映在舞作上面,島崎徹自西方所得到的身體養分,透過他東方的角度重新詮釋,編創出帶有東方色彩的當代舞蹈。觀看舞作時會讓人無法轉移目光,最大的因素在於島崎徹的作品並無複雜的敘事焦點,而是著重在動作與音樂的緊密發展,動作的堆疊以及音樂的流動,讓舞台增添了更多的寫意空間,留待觀眾各自想像。

註釋
1.引自《徹舞流》節目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