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國立臺灣大學戲劇學系
時間:2016/06/04 14:30
地點:台灣藝術教育館南海劇場

文 曾達元(自由業)

《皆大歡喜》為莎士比亞於西元1599年首演的音樂喜劇,劇中人物性格自然而活潑,尤其對愛情的描摹更是生動而直接,藉由大量的譬喻來形容戀愛的無理與瘋狂。導演不時將舞台之第四面牆打破,讓角色突如其來地從後方登場,亦於台上換景時讓演員在舞台前作戲,如同劇中人傑魁斯在森林裡說道:「全世界是一個舞台,所有男女僅不過是個演員,他們有著各自的下場與出場。」順時讓表演空間擴大至整個場館,彷彿故事真實地在身邊發生,提供多角的視線欣賞本戲。

在本次呈現中,導演以兩種時代風格重新詮釋原著故事背景,將皇宮拘謹的禮數,轉換成日本幕府時代嚴謹的禮教,踩踏木屐身穿浴衣,十足日式形象,直至景幕進入亞登森林,將森林的自由奔放以嬉皮風做為借代,東西合璧別有一番效果。但台詞仍保留莎劇原著語句,如此轉化詮釋有些牽強,整體融合不自然而稍嫌突兀。

全戲奔放的戀愛都發生在森林之中,但原著並無明顯地指出森林是何種樣貌,因此如何營造此地讓人心之迷戀,是個重要的設計。本次舞台超脫樹木的概念,亦用象徵的方式來詮釋森林,上舞臺以鐵網為基底的上下兩層空間,讓演員的走位更加豐富,白色背景依靠燈光照劇情轉換顏色,戀愛的粉紅、歡快的黃等,簡潔而直接地讓觀眾感受色彩帶來的氛圍。舞台上大量白色軟墊不平整的堆疊,讓角色能在舞台上自在地玩鬧,隨意依劇情或心情,不斷掀開、躲藏、追打與摔倒,像是兒童遊樂場般,呈現出自由自在的活潑與無拘無束。

演員活靈活現地將死心迷戀與一見鍾情發揮極致且趣味十足,但主要角色在詮釋性格上略顯平板,易流於群眾演員中而無法區分。動作設計與走位刻意,尤其森林獵殺鹿的橋段,槍聲音效與演員用槍動作無法配合,甚為可惜。試金石(陳冠豪飾)傻子不傻的表現突出,雖台詞包含大量哲理對白,但輔以音調與動作且咬字清晰,不時讓觀眾捧腹大笑,對娥瑞的戲弄與邪壞的念頭十分生動,在論述謊話七次演變時,更下台與觀眾直接互動,臨場反應快速且自然。奧蘭多(陳羿帆飾)雖口齒稍嫌含糊,但木訥、憨厚的大塊呆形象鮮明而有趣。余治賢所演繹之羅瑟琳時而古靈精怪時而任性嬌蠻,在裝扮成牧羊男時風流帥氣,與奧蘭多湊成對的效果格外令人注目。

歡樂在《皆大歡喜》中是個不可或缺的元素,除了換幕時直接讓觀眾欣賞白色軟墊由上向下丟疊的玩樂感,演員亦現場彈奏吉他與合唱,成功營造亞登森林的無憂無慮。結尾的婚禮讓眾角色在台上大合舞,歡快而逗趣。此外,不少與觀眾互動的橋段,不論奧蘭多將綁著詩信的小樹拿給觀眾,或試金石對著台下的男士評論髮型,時而與觀眾談話時而回到劇中,不但順利表達劇中的歡喜感,亦讓觀眾有參與其中的樂趣,台上台下成為一體,正切合劇名「皆大歡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