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台北新劇團
時間:2016/06/19
地點:台北市城市舞台

文 李佳麒(臺灣藝術大學表演藝術研究所)

台北新劇團多年以「宏揚傳統戲曲、培養戲劇人口」為理念,定期演出「新老戲」創演創新劇目。此次新編大戲由辜公亮文教基金會首度與江蘇省演藝集團崑劇院合作,製作《京崑戲說長生殿》,以戲曲祖師爺-「唐明皇」的角度出發,將京劇與崑曲結合,並集結李寶春、錢振榮、李珊珊、徐思佳等兩岸京崑名家,打造「兩皇兩妃」之陣容,攜手獻演唐明皇與楊貴妃的世紀愛情,全劇共九場,分別為「賜盒定情」、「爭寵醉酒」、「獻髮密誓」、「赦罪權哄」、「小宴驚變」、「兵進長安」、「馬嵬埋玉」、「哭像情傷」與「見月憶情」等,引領觀眾窺探唐代風華。

在此劇中,可得見編、導、演李寶春試圖平衡「京劇」與「崑曲」兩劇種,以及「唐明皇」與「楊貴妃」兩角色於劇中之比重。一、劇種的平衡:在不更動崑曲史詩之作《長生殿》既有的折子戲情況下,從中挑選若干折子與創新的京劇結合、重組,其中亦保留京劇經典劇目《貴妃醉酒》之經典唱段及做表,可得見編導演將京、崑兩劇種呈現之比例用心調和,並未偏重於任何一方;然而,在演員的調配方面,筆者以為,京崑雖為一家,但由於其唱腔體系不同,其運腔方式也有所不同,若由京劇演員演唱崑曲,或由崑曲演員演唱京劇,在音色上仍有不適之處,李寶春亦曾道:「《京崑戲說長生殿》特色在『京是純京,崑是純崑』,保留崑曲中最經典、好看的片段,而非讓擅長京劇的演員去唱崑曲。」[1]卻在最末兩場「哭像情傷」與「見月憶情」中,將京劇(板腔體)與崑曲(曲牌體)兩個不同體系的唱腔結合而成新編唱段,嘗試雙生旦(京劇唐明皇、崑曲楊貴妃,以及崑曲唐明皇、京劇楊貴妃)的「跨劇種組合」,四種聲情各自輪唱間或疊沓,京、崑的跨劇種結合與重組的嘗試實為一大挑戰,但「純京」、「純崑」的定義為何?而京、崑兩劇種的跨界嘗試,是否能加以思考應如何游刃有餘的轉換於兩者之間?二、角色的平衡:在京劇傳統劇目中,與唐代為故事背景之相關劇目,鮮少出演唐明皇一角,如:《梅妃》、《貴妃醉酒》、《太真外傳》等,皆以女性角色為描述對象,李寶春表示,京劇裡沒有著重描寫唐明皇的戲,「而崑曲裡講述唐明皇的《長生殿》雖是經典,但演出耗時長,不符合現代人看戲習慣,因此想到善用京劇、崑曲的特性,重新編一齣講述唐明皇的戲。」[2]劇中藉由重組崑曲既定之劇目及結合京劇新編之唱腔,提升唐明皇一角出場之篇幅,進而達到「唐明皇」與「楊貴妃」兩角色之間的平衡。

音樂設計方面,鍾耀光以唐代風格為主體構思,設計主題與間奏,並創作西方歌劇音樂形式之序曲、終曲及幕間曲,其配樂貫穿全劇,並將其作品《胡旋舞》、《蒙古幻想曲》分別選段摘錄用於第二幕開場與馬舞片段,劇末則因應「見月憶情」之場次名稱,以《月亮代表我的心》作為終曲;樂器方面,則以京、崑音樂為基礎,將京胡與崑笛融合西方管絃樂團,然而,由於京胡與崑笛在音色上有極大的差異,京、崑轉換與銜接之過程中,存在音響上之平衡問題,冀望未來於跨劇種合作中,能加以思考其一層面,使此劇之呈現更加完善。角色詮釋方面,此劇中利用崑曲「官(冠)生」與京劇「老生」二者不同之行當,詮釋「唐明皇」一角,呈現同一角色之不同面向。

全劇整體構思以不更動京、崑原貌為前提,將兩劇種重組、結合與創新,雖以京、崑交會相互銜接,卻缺乏整體戲劇之連貫性,若觀單場結構,單一角色、內容及形式,實為甚好,但綜觀全劇,筆者以為,京崑轉換的構思、角色的安排及詮釋,以及整體結構的呈現,皆為可加以思考之處。跨界劇作不再於作品本身的成功於否,而在於新的嘗試如何與觀眾溝通,進而推廣傳統藝術之價值。

[1]〈唐明皇穿越北門相約楊貴妃〉,http://news.ltn.com.tw/news/supplement/paper/978449,瀏覽日期:2016/06/29

[2]〈《京崑戲說長生殿》唐明皇再戀楊貴妃〉http://www.chinatimes.com/realtimenews/20160616006088-260405,瀏覽日期:2016/0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