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動見体劇團
時間:2012/04/12 19:30
地點:台北市牯嶺街小劇場

文 陳品秀

看完動見体劇團《強力斷電》的演出,腦中浮現:得體。合宜。這通常是用來形容一個人的行為舉止恰當的字眼,似乎也適合用來形容這個融合了裝置聲響與肢體表演的作品,如何在各個創作者的創意與導演符宏征的調度下,所展現出來的整體感受。

《強力斷電》是因鎮日埋首手機、流連網路世界的「低頭族」而生的反思之作。三位穿著灰白色調,有著類Muji風格的表演者,舞著日常生活動作變化出來的機械動作,帶出現代社會的灰暗與冷感。

偶爾,雙手突然猛力拍擊地板,像是一種脫序的抗議行為。但脫序也僅只是一下子,馬上又回復機械化的動作、日復一日的行列。如同那一身簡約,彈性布料的服裝,展現了不喜拘束,欲擺脫國族、圖騰框架的主張,卻也同時諷刺地模糊了個人的面目。

手機在這個作品裡成為「生命的泉源」。表演者靠著它發出的光被看見、依賴它溝通,依附、慰藉、取暖。只差沒把它當神來拜。昏暗的舞台,凸顯了手機銀屏發出的光亮。網路世界包羅萬象、五光十色的致命吸引力,在《強》裡,轉嫁到手機的強力照明功能來替代,聚焦光源的中心亮點有時還能讓觀眾看不到舞台上其他任何東西。

《強》的創作者強化了「低頭族」只看眼前視線範圍的現象,並擴展到各種劇場元素對「微觀」的示範。在聲響裝置的表現方面尤其凸顯:放大人體內的聲音、透過麥克風傳出的漱口聲;有時極簡到什麼都不是,只是單音頻的噪音了無生氣地迴盪在整個空間,比無聲更安靜。放在音箱上的一盆水,隨著低頻震動,手機的光將水的波紋轉映到牆面上。一陣陣地,傳送著黑暗洞穴裡的孤獨…

整個作品的各部位表現相當。董怡芬和非舞蹈出身的兩位表演者王靖惇、廖根甫,肢體力表現相當純熟,可見下過相當功夫。林桂如和澳洲音樂創作者克里斯‧庫柏(Chris Cobilis)的音樂聲響,大多不是討喜的悅耳旋律,卻也奇妙地融入整個作品,不致讓人生厭。

唯有一點,這個有著微光太陽的洞穴,對一個白天盯著電腦超過八小時的上班族來說,昏暗的時間占得太長了。像盯著長夜將熄的營火餘燼,實在讓人很難抵擋睡魔的召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