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Intw舞影工作室
時間:2016/08/28 14:30
地點:仁安醫院

文 高若想(政治大學社會學研究所)

日式舊醫院的二樓,女舞者蜷在男舞者的肩膀,雙腳奮力蹬上舞台中央的柱子,兩人的身體扯開又倏地拉近,那泉湧般的生命力、渴望與不甘心,究竟是為什麼、向著誰傾倒呢?

Intw舞影工作室的舞作《快樂嗎?諾拉》發表於2016台北藝穗節,場地則是日治時期舊診所仁安醫院的診療大廳,觀眾或站或坐的四散在大廳周圍,可選擇自己喜愛的觀舞角度(也就是說,觀眾部分地決定了舞作如何在自己眼中再現)。大廳中央是一根粗壯的圓柱,周圍有些許可出入的診療房間,三名舞者便在這樣零碎的空間中,用零碎的敘事與充盈的身體情緒,講一個三人遊的故事。

像是窺探八卦故事,兩女一男在第一段舞的互動遊戲有著滿滿的曖昧與秘密。食指停在唇前,懷抱著什麼卻又失之交臂,你進我退我追你逃,一男一女的獨舞總搭配另一女的自顧嬉戲。不平衡,但像是三拍子的俏皮,唯有不平衡能讓快樂的三人遊戲繼續跌撞運轉下去。

《快樂嗎?諾拉》改編自小說《不存在的女兒》,醫師大衛親自為妻子諾拉接生,不料生出的女嬰天生患有唐氏症,醫生於是將女嬰托給護士卡洛琳照顧,對妻子謊稱女嬰是個死胎。此後,妻子若有所失的抑鬱淹沒了醫師,醫師絕望而瘋狂地向護士探問女嬰的成長消息……

回到舞作本身,三人遊戲直到關係張力強過了頭,繃緊而彈裂,護士與妻子成為彼此的魅影繚繞,醫生亟欲撕裂自己直至怦然衝倒在地。我們看到醫生奮力伸長手腳遮掩護士及其秘密,護士卻一再地從醫生的腰間、胯下鑽了出來,面無表情卻魅影般無所不在;妻子與醫生每每拉近彼此、迫使自己與對方同步,卻一再忍不住焦躁地彈開,原來無論愛多強大,都容不下一個祕密的距離。心力交瘁的醫生,在護士的裙下赤裸成一個需要被愛的小孩,護士既溫柔包裹摟抱,亦冷漠地用指尖隔閡,互相澆灌卻不解消彼此的孤獨;醫生於是絕望地對欲望誠實,對著共犯渴求原諒,直至死亡。護士與妻子終於揭開了秘密而相遇,在醫生留了一地的殘破與絕望中,跳起了初識時的那段輕快舞步。

於是,第一段〈秘密〉與〈懷孕〉的玩笑,一模一樣的動作在最後一段變得諷刺而沉重。但若我們想像另一種關係的可能,醫生的死亡拉近了兩個女人之間的距離,秘密不再、雙人舞對單人的不平衡與背叛亦不存在,快樂嗎?妻子與護士或許失落了輕盈繽紛的快樂,但換得了直面欲望與人之脆弱的堅韌強悍,過去男人躊躇掠奪的生命,用女人的堅毅來償還,溢出了欺瞞與秘密的傷口,淌流一地生命力的可能。這或許不是個快不快樂的問題,看著兩名女舞者的背影,我心中泛起了溫藹的感動與勇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