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明華園天字戲劇團
時間:2016/09/04 14:30
地點:台北市城市舞台

文 謝筱玫(特約評論人)

話說烏雪國內戰之後,一條國界硬生生切開兩地:水雲國與山南國各自為政,並嚴禁兩國百姓交通往來,不知拆散多少家庭。(如此時空設定令人聯想到兩岸/冷戰的環境)。求「財」若渴的失意商人言子韋(陳昭香飾),在一次誤打誤撞、鋌而走險的越界傳信任務中嘗到甜頭,也嗅到商機,從此展開了「魚雁國際交流中心」的業務,在人面廣的熱心勇伯(陳進興飾)協助之下,一面打點通路,一面低調躲避查緝,代兩邊人民傳遞書簡,生意蒸蒸日上。又因為偷看書信,而對癡心寫信給情郎的客戶白小姐(孫詩雯飾)產生移情,在得知其情郎柳公子病亡之後,不忍佳人心傷,權充柳郎與她通信。

荒謬的時局與惡法造成「家書抵萬金」的人倫悲哀。言子韋施行賄賂打通關節,並從中獲利,(部分形象令人聯想到布雷希特筆下靠戰爭國難謀生的勇氣媽媽)。他有著一種市井之人的機巧算計與精明玲瓏,在這樣的小奸之上,編劇讓他的心中自有一把尺,於是他的地下營利事業,也順道成了公益事業,不時免費替困苦之人送信、幫忙夾帶流離失所的孤兒至彼岸依親。在他終於東窗事發被捕,甚至即將被處決時,許多人夾道相送,爭相向他致謝。言子韋赫然發現自己許多無心之舉,竟令人們感念不忘,成了他人生命中的貴人──很多時候我們只是在做對的事情,其實就默默地產生一種善的循環。

劉建幗才氣縱橫,她的劇本故事往往不落俗套,而她的編劇技巧,在這齣戲益發純熟。此劇充滿現代意識,放在一個古典的時空脈絡中卻也自然無礙。更可貴的是,她說了一個有趣的故事,其間也有一些她想討論的「道理」,但卻絲毫無斧鑿痕跡,讓人可以輕鬆地看戲又回味再三。言子韋對素未謀面的伊人產生無限想像,並樂在通信之中,豈非今昔常見之網友/筆友現象?子韋想像的白小姐溫柔婉約、美好嫻靜,然真實的白小姐卻直爽豪邁、不拘小節,現實與完美情人的落差產生不少趣味。另外,子韋的拜把兄弟平將軍(陳麗巧飾)奉公守法、剛正不阿,一絲不苟的個性與主角恰成對比,(兩人談判決裂時的服色也是一黑一白)。平將軍相信律法,不去質疑體制與法律也可能有其不正當不合理之處,最後改朝換代,遊戲規則倏忽變更,平將軍竟成了被拘捕的對象,體制的擁戴者變成體制的犧牲者,實是莫大諷刺。

看完《信》,與同行的友人皆有一秒變昭香粉絲的激動與悸動。且不說陳昭香的聲音清亮,穿透力感染力十足,這齣戲對言子韋的刻劃飽滿立體,讓陳昭香的魅力與本事可以盡情揮灑,她把這角色演得活靈活現,將這個有點自私、腦筋動得快、一心想賺錢的商人演得惹人喜愛,情緒的表達與轉換很細膩,例如偷看喜歡的人(寫給別人)的信,臉上的微笑,耐人尋味。不禁想到,戲曲劇本的創新改革,似乎還是要回歸到角色的塑造,唯有角色的形象飽滿,演員才有發揮的空間,整齣戲才有打動人心的力量。此劇正是戲保人,人保戲(主要的角色都有亮眼的演出),相互成就,魚水相幫,讓人拍案叫絕,看得過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