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菲利浦.肯恩∕生態動物園
時間:2016/09/11 14:30
地點:台北市中山堂中正廳

文 富于庭(臺灣藝術大學表演藝術所職碩班)

眼前,只見冰天雪地的整個舞臺空間,在黑夜裡,一整排被雪凝結的枯樹,受困在雪地裡的雪鐵龍與貨櫃,舞臺顯得寫實,卻又簡單、虛幻。正如導演飛利浦.肯恩(Philippe Quesne)所說,他利用空間,將舞台變成了一種能夠生產無限風景的工坊。一片悄然下,車廂內開始響起引領觀眾共鳴的音樂,車內四個搖滾大叔吃著洋芋片,隨著不斷變換跳躍的音樂、車內人物的騷動,觀眾也一起感到無法動彈的煩躁、憂鬱。受困男子們由於遇到了伊莎貝拉,原本的目標變得不再重要,隨著清脆的開瓶聲響,正式打破了沉寂、孤獨,進入了夢想的樂園。正當大家被看似寫實的場景說服、相信眼前一切的當下,男子又幽默地將整片假雪地的地墊直接捲起製造大雪球與人工式的小山丘,打破了觀眾已經建立的信任感,再度回到理性的現實。

導演用天蠍合唱團的”Still Loving You”來緩慢節奏,搖滾樂帶有反叛、追求夢想的意境,男子們在迷途裡遇見了代表純樸的伊莎貝拉,殷勤地追求她的認同。後座的貨櫃可以隨意變成展覽室,再變幻成圖書館,人們可以在其中閱讀有關龍與憂鬱的知識;假髮的用意,也許是為了將掌管思考、理性的頭部覆蓋,試圖將知識、憂鬱等想法隔絕在外,杜絕對外界不斷變化的環境、思想與憂鬱氣氛,在這裡享受遊樂園裡最純樸的自然、自由與解放。

男子們用詼諧、矛盾又自我調侃的方式來呈現夢想樂園,有迷幻的煙霧機、夢幻的泡泡製造機,但煙霧與泡沫,正表明了它們只是一個假想。發明了白色的塑膠袋,充氣後巨大而柔軟,具有投影幕功能還可以發明再發明新的舞步。象徵知識與發明的噴泉機,實在是渺小得可憐,連自然的流水聲都很必須仔細聆聽才能聽到的大自然,大自然的呼喚被現代人的知識浪潮與科技生活給淹沒了,矛盾的是,所有他們所追求的自然純樸,卻都是人工製造。

男子們爭先恐後介紹完所有的遊樂設施後,最後一個設施要等到晚上才可以進行,是一場「不會動的」遊行盛宴。這時觀眾被激起了好奇心,在這一連串看似平凡又荒誕不羈的裝置後,一場不會動的遊行要如何舉行呢?夜晚來臨了,男子們合作將巨大的黑色塑膠袋一個接著一個充飽,簡直就要將整個舞台淹沒了,接著將它們直立後,直接取代了森林的地位,觀眾們瞬間從歡笑、滑稽的心情,落入了環境汙染、溫室效應的漩渦中…巨大的黑色物體,像是不知名的怪獸、更像一座座工廠的剪影,吞噬了原本美麗的自然景色,心情再度從劇情裡跳出,回到現實。

當我們從物質充裕的現代社會,反觀自然純樸的理想世界,人們會發現到,我們所想要的自然,已經不再是自然。用巨大的白色與黑色塑膠袋前後出現來暗示,當知識幻化成科技,天使一般的為我們創造生活的便利與驚奇,但,漸漸的天使染上了黑煙,不再純白,只能任由黑色的巨大怪獸吞噬大自然,而我們卻像是劇中的搖滾大叔們,困在無情的雪地裡,戴上逃避憂鬱、逃避現實的假髮,追求小小純淨的思想噴泉,”Still Loving You”卻在背景不斷高唱著If we’d go again all the way from the start, Is there really no chance to start once again…This can’t be the end,訴說著對環境的期望與導演接續每一齣戲的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