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樹德科技大學演藝系暨藝管學程
時間:2016/10/ 22 19:30
地點:高雄市駁二正港小劇場

文 廖盈智(台灣藝術大學戲劇系表演藝術研究所研三)

這個故事是出自於黃春明小說《看海的日子》,主角白梅自幼被養父母送去娼寮做娼妓,從埋怨、苦毒到接受,並在裡面幫助年紀較輕的娼妓鶯鶯,為著養父的過世甚至回去奔喪,被養母和她的小孩們排擠鄙視,白梅一次在火車上巧遇鶯鶯抱著一個幼子,已經與一名少校結婚,因此讓白梅突然想要擁有一個自己的孩子,於是懷了一位恩客的孩子,回到自己親生母親的家鄉住,並在家鄉協助村民更改賣地瓜的方式,使得價格得以調高,隨著公地放領改善了大家的生活水準,村民也認為她為家鄉帶來幸運。白梅經過很大的生產痛苦才把這個孩子生下來,後來想要回到漁港附近去找尋孩子的父親。

進入劇場中,刻意營造那個時代的氛圍,大部分的演員是以歌舞隊的形式出現,時而以舞蹈、對話訴說白梅的感受,時而隨時轉換擔任次要演員身份來鋪成整個故事線,其中最讓大家屏息的部分在於主角白梅仰躺,雙腳張開背對觀眾,嫖客做出做愛的姿勢,因為這樣突如其來卸下武裝的寫實表現,讓觀眾好像與劇中的時代與角色白梅的妓女生活更接近一些,漸漸被白梅熟練的演技帶到了那個情境中。佈景道具都相當精簡,但由於這個劇本的情節帶動及感受性極深所以不會覺得佈景過於粗糙。

由於進劇場前並沒有看過這個故事,對於當中出現了不同演員擔任母親感到有點莫名,雖然兩個演員都演得很不錯,但是若要使用這樣的方式呈現,其實可以多找幾個不同人來飾演,可以更凸顯出演員的功力及彼此間的默契。但是在演出後,查詢故事內容才明白故事中確實有親生母親與養母兩個角色,在故事的過程中並沒有交代得夠清楚,以至於造成觀眾的誤解,實為可惜。

我相當喜歡導演使用了歌舞隊的形式。用了許多大大小小的球體,好像是用毛線纏繞的,但是較硬的材質,好像一種延續的感覺,當歌舞隊在把玩幾顆球的過程中帶動的或許是無奈的延續,或許是沒有愛情的性愛的一種悲哀,導演用了時實時虛的方式呈現著一種極度寫實的故事。在場景的轉換上也有很多值得讚揚之處,包含了白梅回到當時在娼寮與鶯鶯相知相惜的過程,突然之間又轉換到他們在火車上相遇即將離別的那一刻,這個地方真是處理的很巧妙。

故事幾乎繞著白梅一個人轉,然而擔任主角白梅的演員培慈表現可圈可點,無論是在情感流露或是對於憤怒表現都相當出色,其中最讓我印象深刻的部分在於她跟養母之間的對話,白梅回到家中奔喪,養母逼迫她結婚,其他家人及鄰居對她的鄙視和眼神傷害,甚至連小寶寶也不讓她碰,好像她是家中的羞恥,句句對話都呈現了劇作家對於角色深刻的鋪陳。到白梅懷著孩子回到親生母親的家鄉,對哥哥的照顧和鼓勵,以及勇敢的性情激勵整個村莊的村民面對眼前的困難,這樣的一個故事,沒有使用花俏的劇場技巧,選擇了很棒的演員,吸引觀眾體會白梅的心境,並走進妓女那種無奈的肉慾生活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