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帕佛.賈維x艾馬爾x布萊梅德意志室內愛樂管弦樂團
時間:2016/11/20 19:30
地點:台南文化中心演藝廳

文 羅文秀(高雄大學講師)

布萊梅德意志室內愛樂管弦樂團(Deutsche Kammerphilharmonie Bremen)有別於近期音樂會常聽見的大型管弦樂團,在編制上屬兩管制,小提琴聲部八把、中大提琴聲部各六把,成員多由獨奏家組合而成,成立於1980年的法蘭克福,後轉移陣地搬至布萊梅,帕佛•賈維(Paavo Järvi,1962~)於2004年接任藝術總監,至今合作已十年以上,彼此建立起非常良好的默契──這是音樂會給人最直接的第一印象。

鋼琴家艾馬爾(Pierre-Laurent Aimard,1957~),與樂團合作演出貝多芬的第五號鋼琴協奏曲,開頭的鋼琴導奏一出即能令人豎起耳朵傾聽,加上樂團的輕巧靈活特性,與獨奏家隨即展開默契的對話,指揮精準細膩地掌控音量與均衡的伴奏,精神昂揚的進行曲風與帶著似星空般的第二主題,整樂章以流暢舒適取代華麗莊嚴之氣氛,與聽眾更有親近之感。慢板的第二樂章,獨奏家選擇自然卻充滿生氣的氛圍下進入浩瀚星空,不似傳統追求的深邃莊嚴風格。終樂章在混亂與正規拍間的交替下,有衝突有協和,充滿著熱情與戲劇性,有種使人沉醉在廣大空間的自在感,沒有深遠的包袱卻多了真實性。

下半場的布拉姆斯第一號交響曲,是作曲家四十三歲的中年之作,展現此時期的艱澀、沉重與孤寂的個性。開頭以非常沉重的五十二響定音鼓帶出序幕,強烈悲劇性的第一樂章,千辛萬苦艱澀地向前行的感覺,在指揮帕佛•賈維(Paavo Järvi)的棒下,以他對樂曲的高度理解,帶出一種強烈主觀的清新風格,揮灑掉些許的苦澀、阻礙不順暢的傳統印象,減輕了布拉姆斯音樂中奮力抗爭的「重量」感。稍快的慢板樂章訴說期待的夢幻意境,那來自心靈深處的號角聲與夜曲風的雙簧管迷幻樂段是最深具魅力的關鍵要素,藉由流暢抒情的語氣表達,於稍快的速度裡,沖淡了布拉姆斯那特有的深情流洩的美感。

第三、四樂章之間沒有休止選擇直接進入,第四樂章前奏樂段的阿爾卑斯山號角旋律,在一段恐怖氣氛營造下唱出,銅管展現如讚美詩般的樂句,長號悠揚的音色倒是比法國號來的更吸引人。接著最重要的主題現身,渾厚的弦樂群如洪流般傾洩而出,配合低音撥弦的伴奏,展現洋溢著歡喜與勝利的頌歌樂句。此時真令人意外,指揮以充滿熱情的舞曲風來歌唱,如同洋溢夢想充滿希望的少年情懷,擺脫中年內斂的壓抑性格,解放的情感,內心複雜的拉扯。樂團把大家帶回到年輕的布拉姆斯;如同年少二十歲的創作曲:鋼琴三重奏Op.8的詼諧曲樂章。

指揮與樂團間的極佳默契,舉凡樂句中的線條、聲部間的對話都這麼順暢、和諧,語氣裡的呼吸換氣,像遊戲也像傳球。特別是弦樂群顯得生猛有力,常有加強的重音語法,不刻意塑造優雅細緻的弦樂音色,但團員們賣力的大動作,反讓視覺充滿熱情與活力的效果,使古典音樂頓覺添加了豐富的年輕因子。指揮帕佛•賈維以鮮明風格、明快流暢的速度、豐富細膩的音色與戲劇張力來詮釋經典曲目,音符在他的手勢下,充滿絕對的自信與精確的要求,在其奔放熱情底下有如經典新傳的傳述,喜歡與否只能端視個人的選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