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指揮廖嘉弘、普羅藝術家樂團、普羅菁英CMT
時間:2016/12/22 19:30
地點:國家音樂廳

文 陳姵霖(表演藝術人士)

有一句話說:「音樂所能傳達的,遠比文字或任何語言來的深遠且直接,往往聽到一首歌能夠喚醒很多當時的記憶,甚至能夠記得當時自己的心情。」

普羅藝術家樂團今年度的演出主題曲目以古典音樂為主,演出莫札特《C大調三十六號交響曲,作品425》,下半場演出布拉姆斯《D大調的二號交響曲,作品73》,兩首都是入門古典音樂聆聽典範之一。

《C大調三十六號交響曲,作品425》,是莫札特在1783年,停留維也納林茲一段日子,為了感謝杜恩伯爵款待,把這首作品獻給了他,也在林茲舉行首演。本曲最為人津津樂道的一點,就是莫札特竟然只花了四天的時間,就寫出了這首交響曲。全曲四個樂章,在指揮家廖嘉弘的帶領下,具有強烈的個人風格。

第一樂章以慢引子開場的作品,鼓聲一下,音樂能量慢慢地出現,指揮家平和渾穆、功力高強,風格獨具,沉穩的慢慢讓音符不斷地湧現出來,樂段鋪陳、聲部處理上處理得清晰有條理。第二樂章稍慢版,小提琴為主旋律,低聲部背景的鋪成,讓樂曲多了一層層的基底,小提琴聲音相當突出,帶出音樂的線條,低音提琴的高難度撥弦演奏技巧,豐富音樂內容。第三樂章小步舞曲,小提琴聲音一下,弦樂群為主軸,音樂不斷的優雅向前進,彷彿穿梭在宮廷裡隨者音樂跳著舞,定音鼓聲音加強音樂的鋪成,漸漸的由管樂把音樂帶到結尾,音樂意猶未盡。第四樂章急版,指揮家在音樂上處理的非常的細膩,主旋律與副旋律掌握上,非常條理分明,大小聲適中,音樂鋪成整齊乾淨,順暢、和諧,可感受到指揮家用心的態度

下半場《D大調第二號交響曲,作品73》,是布拉姆斯四首交響曲中與大自然最接近的一首,反映出愛大自然界的景象,聽起來處處有著清新田園的曠野氣息,彷彿人置身在森林裡漫步,樂曲活潑、流暢,平易近人。第一樂章不太快的快板,溫暖和煦的明亮夕陽,低聲部開頭醞釀音樂的情緒,小提琴如歌似的演奏,之後開始弦樂群出來,音樂聽起來像河水不斷地流,優美,隨之而來的打擊樂聲,加強音樂的效果,音樂有些許,厚重、深沉而具有戲劇化的感覺。第二樂章不很慢的慢板,聽起來似乎有點沉悶的感覺,藉由音色的調配,營造出一種對自己懷疑又帶點憂鬱的情緒,結尾彷彿回歸內省孤獨的沈思。第三樂章優雅的稍快板(接近小行板),指揮家詮釋的方式,簡潔且旋律親切,雙簧管聲音表現出,溫柔緩慢,如小溪潺潺流動聲,優雅又愉悅,此曲雖然短暫,優美的旋律,依然在腦海裡浮現。第四樂章生氣蓬勃的快板,開始弦樂管樂,複雜的節奏堆疊,稍有漸漸小聲,馬上打擊聲出來,聲音響亮而有勁,快板的演奏,此片段美中不足的地方,打擊聲似乎過大聲,掩蓋了管樂一些旋律線條,此樂章分成兩大主題,第一主題熱情,第二主題由弦樂群為主奏,奏出輕鬆而自在的旋律。最終由銅管樂帶入了結尾的高潮,音樂的高潮情緒,傾洩而出,豐沛的聲響效果,使觀眾的情緒隨音樂波動,有著強烈的吸引力。

指揮家廖嘉弘多年在演奏古典音樂演奏耕耘,風格多樣鮮明,且細膩的技巧與多樣的詮釋,結構使音樂的結構清晰,不刻意賣力的大動作,卻有者真摯地詮釋風格。與樂團絕佳默契,音符在他們的演奏下充滿熱情與活力還有感動,意猶未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