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一心戲劇團
時間:2012/04/28 14:00
地點:台北市大稻埕戲苑

文 翁婉玲

從改良戲到新劇的作品中,幾乎不乏廖添丁的身影,歌仔冊、小說更是傳唱著本土英雄廖添丁的故事。2009年是傳奇人物廖添丁逝世百周年,台北霞海城隍廟與八里漢民祠(廖添丁廟)及大同區公所,舉辦「台灣俠義文化節—廖添丁百年祭」特展,希望藉由這些展演能讓民眾瞭解廖添丁的生平與傳說事蹟,其中戲劇的部份由一心戲劇團負責演出,以往大都是外台形式,今年2012年則移至大稻埕戲苑九樓演出。

一心所演出的《俠魂義膽廖添丁》有新劇的色彩,合歌、舞、演故事,搭配多媒體呈現新視角的廖添丁傳奇故事,情節從加藤屢抓不到廖添丁而憤怒,演唱【青の山脈】敘事開啟序幕。在這部《俠魂義膽廖添丁》裡讓人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演員與觀眾互動機會多,讓台下觀眾時而疏離、時而開心大笑、時而配合演員入戲:當小販下台販售物品時,觀眾是市場中的遊客;當廖添丁易容喬裝賣花女,眼尖的觀眾高聲疾呼大聲鼓掌;當廖添丁嫵媚的唱著【桃花鄉】,一邊遞花給觀眾時,觀眾們更是索花踴躍;當日警下台追補廖添丁時,觀眾們又扮演起捍衛廖添丁的村民了。

不免俗的,這部《俠魂義膽廖添丁》的中心情節線落在劇中的雙生雙旦上,阿媚與廖添丁是一對戀人,日警加藤愛上貧窮的阿媚,而小雪則鍾情於加藤,形成愛情四角關係,情節不但鎖住這四位人物身上,時空也依這四人而轉換。例如第四場在廖添丁扮演老婦救下冒充漢女的小雪後,兩人在淡水河畔對景吟唱【思君】,從美景聯想到個人情愫,空間從此開始切割,從一塊變成二塊到【人蛇姻緣】時,阿媚、加藤走進舞台、變成四塊獨立的空間,隨著四人走位時而分散、時而走圈,此時對觀眾來說,時空已經開始錯亂,加上歌詞模糊的意境,此時描述的究竟是誰的心聲,已是個大謎團。整個情節到【找鴛鴦】唱完時,四人終於走成兩對分別站在左右台口,但這時,更怪的是兩對似乎都不是一對「戀人」,讓人感覺這個配對的走位有點怪異。

這部新劇色彩濃厚的歌仔戲,除了運用常見的【都馬調】、【雜唸調】、【雪梅思君】、【耍金扇】、【初一十五】、【思君】、【人蛇姻緣】、【找鴛鴦】、【江湖調】等傳統歌仔戲曲調外,也大量運用流行音樂及常聽的懷舊老歌,如【長崎蝴蝶姑娘】、【日日春】、【青春嶺】、【桃花鄉】、【南都夜曲】、【望月想愛人】、【西螺七崁】、【情詩淚】外,還有一條早期被禁唱的【塩埕區長】。不同的調隨著劇中情境交互運用,由於故事背景落在大稻埕及淡水河一帶,有些如廟會鏡頭、大稻埕街頭(小販買賣工作時)、月老神像(小雪及加藤祈求神明時)、淡水河畔(廖添丁與小雪見景思情時),都會運用到大稻埕及淡水河的舊照片,很有歷史意義。

這部戲的故事情節很簡單,但情節編排完整、劇情緊湊,不但把廖添丁的英雄事跡都明白的演繹出來,還不時插科打諢引人入笑,對於廖添丁的感情世界及有名的「青腳巾」也能讓觀眾清楚的了解到。只是我有一點小疑問,為什麼「青腳巾」都掛在劇中男主角的脖子上?難道它也可以是「圍巾」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