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禾劇場
時間:2012/05/03 19:30
地點:台北市牯嶺街小劇場

文 施宇恆

「她的所得所失,她完全無法掌握。她的人生完全不屬於她,不過有個頑童時而搗亂時而放過她。

改編自黃碧雲《七宗罪》中的懶惰(Sloth),描繪了香港當代社會的摩登面貌,同時道出在新自由和資本主義掛帥的社會中都會男女對愛和理想價值的無能、無感、無所謂。而人,究竟是甚麼?當面對一切都可以很自我、很理性地下判斷的時候,傳統人道的價值觀正在崩解,然後大部分人習慣了冷漠,喜歡計算成本甚於給予擁抱,誠如信奉效率至上、同時處理七件事的經理,用他默不關心的冰冷面具在不同時間點傷害身邊一個又一個活生生的人。

像瘟疫一樣,先是精神崩潰抑鬱而終的髮妻(她甚至比不上董事長的親筆簽名和家用跑步機);再來是可喜,他們都是龐大工作機器底下的俘虜試圖衝撞彼此身體以排遣大量的無聊寂寞,單純的愛情從不存在、慾望血絲卻早已遍布全身,造成的結果就是遍體麟傷。她得不到想要的愛而害怕失去、漸漸封閉,於是對人和理想越發沒有溫度、因為不相信自己的選擇而選擇逃避,反覆進行別人要她做的甚至到最後連相信這就是她自己想做的。

開場時實驗劇場地板上用繩子圍成兩邊城市的圖形,範圍內舖滿沙,三個主角互相介紹著彼此,一講口白一做動作銜接彼此的關係,用重複的句型、重複的節奏、重複的動作講出依賴習慣的人性。瘟疫蔓延,跟經理一樣讓生活被日復一日工作和慾望侵蝕的傳真人,在不斷搬運、上下機車和穿卸安全帽、換制服、咖啡不加糖?找您xx元、歡迎光臨此類語詞跟算式、英文句型間穿梭的同時,努力擠出時間陪伴可喜──他占有的愛,他們發生關係卻缺乏愛情,做好爽的愛卻對袒裎相見的那個人無感。「妳不喜歡我為什麼要跟我去看演唱會?」因為無所謂,因為已經無感了25個年頭,因為懶到察覺不出來自己的懶惰。  

整齣劇演員一句話裡塞一大串台詞,時而避開照面對話顯現在團體價值觀消失和個人慾望至上的社會中,慣性不去處理內心脆弱、缺乏安全感的情緒而只要順順過去的日常生活,台詞裡亦堆滿型式重複、節奏相同的句子,演員的身體動作如吃喝拉撒的擬真訓練有素,導演讓演員聲音取代音響,將後場的唱歌、旁白與前場台詞混雜在一起,創造了介於觀看者和表演者之間的特殊視角。並且囿於場地限制,很多場景需要觀眾用想像力補全少用道具的部分,如採用燈光投射跑步的影子,但也不乏實體的抽象化如酒瓶砸落表示出傳真人的空虛憤怒。   

當代社會每個人的被取代性都極高甚至唾手可取,小市民們只好透過工作讓自己麻木無感,不斷投入累積貨幣的虛擬戰爭而忽略理想和情感,就像傳真人最後只能接受拚命愛換來的冷感,牢籠裡仍然沒有出路,慾望換不來救贖,而「殺死懶惰反抗無感」淪為口號等著戲散後的觀者們在偌大都會裡身體實踐了